筆趣閣讀書 > 其他小說 > 嘉平關紀事 > 云涌 651 澹臺平川的心得
    最快更新嘉平關紀事最新章節!

    暖廳陷入了一片寂靜,沈昊林、沈茶和宋其云沒料到,澹臺平川就這么直白的把話給說出來。

    “怎么都不說話?”澹臺平川看看沈昊林、又看看沈茶,“你們不都已經猜到我是誰,怎么還這么驚訝?”

    “前輩,猜到和親耳聽到是兩種不同的感覺。”沈昊林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坐在對面的這個人,“前輩的一生,無愧于傳二字。”

    “傳?”澹臺平川擺擺手,“這個可不敢當,我不過是比你們多了些見識,多了些閱歷罷了。”

    “沐笙是您的人?一切都聽從您的吩咐?”

    “當初他收留馬廷圖,也是經過我的同意。”澹臺平川看著沈茶,“你……阿靚也是同意的,我們早已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但我們沒有料到,會與你們在京中的時間相撞。”

    “既然您兩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為何不阻止沐笙收留他?”

    “為何要阻止?沐笙收留他,他的一舉一動,我都可以盡快的知曉。但如果他去了別處,我還要費心去安排其他的人手。”

    “所以,馬廷圖的一舉一動,包括在西京城的動作,沐笙都是知道的?”

    “嗯!”澹臺平川點點頭,“他每一次來西京,從他進城門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有好幾雙眼睛盯著他了。”

    “包括這次對小卓魯一家下手?”

    “他在這個案子里面,只負責吸引你們的注意,把所有的焦點都轉移到他自己的身上,罪責都由他來背負。實際上動手的人,并不是他。”澹臺平川摩挲著手里的茶杯,“隱藏在伙計中的人,把青蝶投入這一家人自用的井中,他們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懷疑,自己也同樣喝下了這個水。投入青蝶的這個時間,小卓魯并不在家,而是在外面談生意,等他回到家,并不知道自己死期已經到了。”

    “所以,他是剛回家就被殺了?”看到澹臺平川點頭,沈茶重重的嘆了口氣,“按照前輩的說法,馬廷圖只殺了小卓魯一人,其他的人并不是他動的手,而是死去的那幾個伙計的關系。那……馬廷圖的弟弟妹妹呢?與這樁案子其實是沒有關系的嗎?”

    “他的弟弟妹妹在來到大夏之后,就找了一個合適的人家收養,雖然知道彼此的關系,但并不十分的親厚,此次也沒有跟著一起來西京。你們派人盯著的那兩男一女,并不是馬廷圖的弟弟妹妹,但確實是為馬廷圖傳遞消息的人。”

    “前輩的意思是說,他們其實是有一個組織的。”

    “大將軍聰慧,一點就透。”澹臺平川露出了一個慈愛的笑容,“不像阿靚,說半天還固執己見!”

    沈昊林和沈茶相互對望一眼,他們實在不知道應該怎么接這個話茬兒。

    好在澹臺平川只是稍稍抱怨一下,并沒有想要他們的回應。

    “告訴你們的人,盯著就行,不要有太多的動作。”

    “是!”沈茶應了一聲,“前輩是覺得他們還會有其他的行動?不是單純的找卓魯報仇?”

    “不會又是什么人安排在西京的探子吧?”宋其云一皺眉,“金國都亂成一團,他們還有這個閑心?”

    “金國亂不亂的,跟安不安排探子,這兩者之間沒有必然的聯系。就算你們的那個小朋友成為新王,現在的這些探子也只是會選擇效忠新王,而不會選擇給完顏萍殉葬。”澹臺平川笑呵呵的看著宋其云,“說起來,我們能查到這伙人的蹤跡,也要感謝馬廷圖。要不是他上門求助,我們也不能摸到他們的尾巴。”

    “馬廷圖和這伙人之間的那個又是誰?現在在何處?”

    “尚未可知。”澹臺平川的口氣有些遺憾,“那伙人行事非常的小心,與外界聯系之后,會馬上掃尾,等我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晚了。不過,不用擔心,尾巴既然露出來了,就不會只露一次的。”

    “是。”沈茶贊同澹臺平川的說法,她有的是耐心,不急于這一時。“對于在卓魯一家手腕上畫圖的人,前輩可有什么想法?”

    “據我所知,是卓魯讓家人自己畫上的。”

    “自己畫的?這又是什么操作?”

    幾個人相互對望一眼,怎么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答案。

    “余七!”澹臺平川輕笑了一下,“從老卓魯到小卓魯都有同樣的認知,馬博爾骨的后人是不會放棄報仇的,那一天早早晚晚都會到來,所以,他們也是做好了準備的。”

    “小卓魯不知道那個圖案代表著什么,但看到我們很重視,所以,才號召家人一起畫上,想要防備著有一天不幸的降臨。沒想到,這個不幸來的這么快,也算是誤打誤撞了。”

    “沒錯!既然卓魯的這個案子基本理清,你們就可以放手了,直接交給刑部和京兆府,讓他們去傷腦筋。駐邊的勛貴總是插手京城事務,容易落人口實,即使有陛下的口諭也不太妥當。這樁案子無論兇手最終會被認定為何人,罪名終究是要扣在金人自己的身上的,大統領也可以借機再清理一批金國留在西京的細作。后面的這些事,就與你們沒有太大的關系。”

    “前輩說的是,我們也是這樣打算的。”沈茶點點頭,“前輩能說出這樣的話,是前輩多年的心得和經驗?”

    “沒錯,是我的心得,功高蓋主不是好事。”

    “是!”沈茶看看他,想了一下,問道,“前輩,那個沐笙……”

    “沐笙是我的家將,只遵從我的命令,而我聽阿靚的。”

    “前輩說,沐笙是您的家將,而非澹臺家的家將,這里面有什么區別嗎?”

    “澹臺家嗎?”澹臺平川哼了一聲,“現在哪里還有什么澹臺家?澹臺家都覆滅百年了,早就已經成為了歷史。現在的人,也沒有幾個人知道,曾經還有這樣一個聲名顯赫的大族存在過。沐笙只忠于我,沒有我的話,他不會做任何事情的。”

    “前輩,當年究竟發生了什么?”宋其云對這個非常的好,“當年的梁國,澹臺家和軒轅家一樣,都是百年顯赫大族,軒轅家存活下來,但澹臺家卻在一夜之間倒塌,僅僅是爭奪王位,應該下手不會這么狠,是不是還有其他什么內情呢?”

    “沒有什么內情,只不過是一個局而已。”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