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其他小說 > 農女為商:馴夫有方好種田 > 正文 第1531章 誰的臉皮最厚
    最快更新農女為商:馴夫有方好種田最新章節!

    第1531章 誰的臉皮最厚

    嬤嬤便一一說了,孔氏聽后皺眉,“太子妃教育孩子有些嚴謹了,女娃娃的如此認真的學女紅,還這么小,就不能等再過幾年么?”

    嬤嬤只好解釋道:“京城貴女都這般,從小就懂得女紅,這也不怪太子妃!

    孔氏擺手,“因材施教啊,蘇氏就教得不錯,菡哥兒在嶺南出生的,五歲前就是放養,性子活潑的不行,這不,現在讀也不比京城里的孩子差不是!

    嬤嬤不得不想,皇后娘娘還是更喜歡逍遙王妃,只是嘴上不說罷了。

    “還有你看嵐哥兒和榮哥兒,與太子的女兒婷姐兒相差幾個月,一直在玩耍,倒也懂禮不是!

    嬤嬤連忙補充,“兩孩子聽說也送去了蘇氏族學,令夫子頭痛不已,說這么小也送來,夫子可不是帶孩子的,沒想王妃說就該辦一個學前班,多教一些除本以外的學識,說什么是開拓孩子的……孩子的……”

    嬤嬤一時想不起來,孔氏補了一句,“孩子的天賦!

    “對,原話是這樣的!

    孔氏卻是笑了,“蘇氏沒說錯,這個教育方式可以執行!

    嬤嬤卻是郁悶,怎么逍遙王妃將這么小的孩子送學堂不成問題,為何婷姐兒學女紅卻是不成?

    孔氏卻是嘆了口氣,似在回憶著她一生,感嘆道:“男兒三歲可入學堂,女兒為何三歲卻留在家里學女紅,是誰規定的呢?想我一生啊,前半生也曾在女紅上耗下不少時光,也曾做過京城貴女們一樣的美夢!

    “后來我遇上了皇上,他告訴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練功,不會有人敢說我,誰要說我他就砍誰的頭,我就不藏著掖著了,后來我跟皇上一起領兵上陣,被家臣彈劾,都說女子不得干政,可是皇上卻不顧家臣的反對,讓我領兵打仗!

    “結果我打了勝仗,原本以為他們會閉嘴了,沒想反而彈劾的人更多了!

    回想起以前的事,孔氏又笑了,可是說到后頭,她又面色暗淡了下來,“我老了,到老了還糊涂了一把,現在真是后悔!

    嬤嬤上前安慰著,孔氏擺手,“都是人心,最看不透的是人心,但皇上從來就不曾嫌棄過我,我這一輩子賺了!

    孔氏說著這話時,沒想鳳帝從外頭進來接了話,“你賺了我這一個老頭子陪你!

    “皇上!

    孔氏不準他說自己是老頭子,在她眼前與當年初見面時一樣。

    鳳帝卻是笑著上前,“是老頭子了,咱們都老夫老妻了!

    兩人坐下,孔氏問他可曾吃過飯,鳳帝點頭,“今日我聽說蘇氏將幾個孩子拘在床上不準下床?害我等了一日也沒有見到孩子!

    孔氏聽后笑了,“估計明個兒孩子們就來告狀,到時候你可以光明正大的懲罰蘇氏!

    鳳帝哈哈大笑,“是要懲罰一下,在別宮里還如此的囂張!

    下人們知趣的退下了,留著兩夫妻說著貼心的話。

    第二日蘇宛平寅時起床練功,就見四個孩子都起來練功,在鄔三木的帶領下,練得可認真了,她很滿意。

    用早膳的時候,蘇宛平終于看到餓了一日只吃了一頓的后果,比平素多了一倍的點心包子粥食,全部被孩子們搶著吃光。

    果然無規矩不成方圓,這一下即使蘇宛平不去叫他們,他們也知道自己起來了。

    吃過飯后,幾個孩子如平常一樣去房看。

    孔氏卻是召蘇宛平前去。

    到了堂前,蘇宛平發現去的只有她一個,也就是說母后單獨找她。

    孔氏明顯的氣色很好,她出來一看見到蘇宛平便朝她召了召手,屏退了下人,屋里只剩下婆媳二人,孔氏才開口說道:“先前與你說過的,關于你手頭的喜客來!

    蘇宛平提起精神,父皇母后還是打算要將喜客來收回去么?她是不會答應的。

    孔氏接著說道:“喜客來是你一手創辦,也算是你的私有產業,宛平,你很聰明的,歷來歷代就沒有哪位女富商能做到你這樣,女子行商本無奈,你還能強過這些男人!

    “這幾日我想了許多,其實我與你父皇并沒有要忌憚你什么,你是我兒媳婦,該給你足夠的自由,只是你就當真沒有想過將這財權歸于國政,如此你也好落得一個輕松,上次你過來說的那神碑的事,我的確有些想法未曾告訴你!

    孔氏看著蘇宛平,眼神很認真,蘇宛平動容,接了話,“母后,我回去后也曾想過了,朝中父皇不在,時燁與大哥一起執政,這樣不好,所以我覺得不如我與時燁回嶺南去吧,如此時燁不再理會朝政,而我也樂得做一個普通的商人!

    孔氏驚愕,半晌沒有說話,隨后孔氏點頭,“你說的也對,我先前只想著你一味的將之交出來,這法子倒也是不錯,只是朝中政務繁忙,燁兒還是得幫幫他大哥,以后你們就這么辦吧,我們不會再說你了!

    孔氏不再提及此事了,但蘇宛平卻是平顯的感覺到孔氏對她越發的親近起來,兩人中間似乎沒有了隔閡,這種感覺又像是回到了當年她初嫁入逍遙王府之時。

    外頭有公公進來傳話,太子妃來了。

    昨個兒沒有來,今日倒是來請安了。

    阮氏穿著一身華服過來,可蘇宛平卻發現她似乎憔悴了許多似的,她一定是有心事,精神這么不好。

    阮氏進來看到蘇宛平有些錯愕,畢竟她平素到哪兒都會帶上公主妹妹,今個兒是獨自來見母后的?

    阮氏在蘇宛平身邊坐下,孔氏朝兩個兒媳婦看了一眼,說道:“你們打算在別宮呆多久?”

    怎么一副要趕人的口吻?

    阮氏聽了面頰一紅,正要說話,蘇宛平便開了口:“等母后身體好了,我們就走,不著急的!

    “哼!

    孔氏郁悶的瞥了蘇宛平一眼,“有這閑功夫,生意不管了!

    蘇宛平一副老神在在,她就是不管生意了,反正留下來是在于她的意愿,而不是由母后說了算。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