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都市小說 > 萌寶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1831章:明天再跟你算賬
    最快更新萌寶1V1:爹地你出局了最新章節!

    第1831章:明天再跟你算賬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等魏牧之抱著蕭錚回到了樓上,把他放在床上之后,魏牧之坐在床邊,抹了一把汗。

    這一路,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因為出了一身的汗,所以魏牧之打算先去洗個澡。

    結果到了浴室,把衣服一脫下來,魏牧之就被鏡子里的自己給嚇了一跳。

    嗯,其他的,就是他的脖子上,一圈的都是咬痕。

    嘴上就更不用說了,魏牧之覺得他最近一段時間,都沒臉出門了。

    這些咬痕,有深有淺的,還有不少都見血了,難怪他在車里的時候,覺得脖子火辣辣的疼。

    而他的皮膚本來就白,這些帶著紅印的咬痕在上面,就更加明顯了。

    魏牧之在心里暗暗想,以后,絕對不能再讓蕭錚喝醉了,不然他這脖子和嘴巴就別想要了。

    匆匆洗了澡之后,魏牧之出去,發現蕭錚窩在床上,睡得倒是很香。

    “算了算了,看在你睡得這么香的份兒上,明天再跟你算賬!

    哪兒知,魏牧之才剛躺下來,眼前忽然一黑。

    原本睡得很乖的蕭某人,此時此刻就在他的上方,用一種灼灼的視線盯著他。

    魏牧之有一種很不好的直覺,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撐起一個微笑,“蕭美人兒,咱能不能打個商量,別咬脖子……”

    話還沒說完,對方就咬了一口。

    “嗷,這里也不能咬!”

    “等等等……”

    “算了你還是咬這里吧……”

    “我錯了我錯了,蕭美人兒,蕭大爺,蕭爸爸,嘴下留人!”

    也幸而魏牧之住的是別墅,所以即便是他嗷了一個晚上,也沒人聽見。

    否則,就他這嗷法,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在被家暴。

    真是聽者落淚,聞者傷心。

    次日一早。

    蕭錚在睜開眼睛的時候,覺得一陣頭疼。

    這是宿酒之后會有的后遺癥。

    蕭錚捏了捏眉心,跟著坐了起來,等緩過了這股不舒服的勁兒之后,蕭錚才發現,魏牧之竟然沒在旁邊。

    而床單上,竟然有血跡。

    這里一塊,那邊一塊,雖然都是很小的一點,但地方多了,就明顯不正常了。

    蕭錚腦袋一嗡,一下子扯開被子,下床慌慌張張地去找人。

    洗手間沒有,難道是出去了?

    在沖下樓的時候,蕭錚注意到客廳有動靜。

    而在他看過去的時候,剛好有個白皙的后背對著他的這個方向。

    雖然只露了一半的腰截,但蕭錚一眼就注意到,對方的后背上有血痕,而且不止一條。

    魏牧之沒想到蕭錚醒得這么早,聽到動靜,趕忙將衣服放了下來,而后把藥箱往沙發底下藏。

    轉過頭,露出一個堪稱完美的微笑,“蕭美人兒你醒了呀?”

    蕭錚沉著臉沒有說話,而是快步走了下來,扣住魏牧之的手腕,緊隨著撩開衣角。

    魏牧之想阻攔已經來不及,“蕭錚別……”

    入目的,就是一個個無比清晰而又刺目的咬痕。

    昨晚的記憶,一點一點地鉆了進來,讓他瞬間白了臉。

    他昨晚……都對魏牧之干了什么!

    “沒事兒,就是幾個咬痕,誰在那種時候不留下點兒痕跡呀是吧,真的沒事兒,不用管過兩天就褪下去了!

    蕭錚白著臉沒說話,只是又抓起魏牧之的手,把袖子也給撩上去。

    眼前的一幕幕,讓他簡直是想去死。

    他昨晚是瘋了,一定是瘋了,他竟然把魏牧之給咬成這個樣子!

    一直以來,蕭錚都覺得自己的酒品還是不錯的。

    在以前那種艱苦的生活條件下,他沒少喝醉酒。

    別人在喝醉酒之后,會耍酒瘋砸東西,又哭又鬧的。

    但他不會,酒吧里的員工都一致覺得,蕭錚的酒品一定是最好的。

    因為他在喝醉了之后,不哭不鬧,反而是非常安靜。

    除了喜歡蹲在角落里數螞蟻之外,就沒有其他不良的嗜好。

    甚至的,在數螞蟻數累了之后,他還能自己回家睡覺,一覺睡到大天亮的那種。

    而昨晚,他竟然在喝醉了之后耍酒瘋,但如果只是單純地耍酒瘋也就算了,他竟然……把魏牧之給咬成這個樣子!

    魏牧之拉不下自己的衣服,只能轉而捂住他的眼睛,“別看,蕭美人兒,這沒什么,大不了,晚上你讓我咬回去唄,這也叫有來有回了?”

    蕭錚抓住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拿下來,終于開了口:“去醫院!

    “哎就這點兒小痕跡,去什么醫院啊,隨便上點兒藥就好了,不去不去!”

    如果是其他痕跡也就算了,這種曖昧的痕跡,去了醫院還有臉回來嗎?

    但蕭錚哪兒還讓魏牧之講條件,直接拽著他就去醫院了。

    別說是蕭錚本人了,就連醫生看到這一身的咬痕,也是震驚了。

    “這這這……年輕人,雖然那種事兒……咳咳,也是生活必要,但是這也要懂得節制呀,你這……未免也太過了!

    醫生想想自己從醫這么多年,還是頭一次看到有人能在那種事情上,留下這么多咬痕的。

    而且這些痕跡咬得還都不輕,沒個十天半個月的,是消不下去的。

    如果可以,魏牧之真想拿鞋子堵住醫生的嘴。

    在醫生還想說什么的時候,魏牧之迅速開口:“是我玩兒地過頭了,麻煩您趕緊開點兒藥吧!

    “哎,現在的年輕人呀,也不能仗著自己身體好就亂來……”

    魏牧之:“……”

    如果可以,他真想現在就甩手走人。

    而在醫生給魏牧之涂藥的時候,蕭錚主動走了出去。

    那些咬痕,蕭錚覺得自己再多看幾眼,就得瘋了。

    在出去之后,他點了支煙,站了一會兒,才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陸先生!

    蕭錚一個電話打過來的時候,陸琰還在睡覺。

    是的,一向秉承著早起鍛煉的陸琰,今天難得起遲了。

    因為昨晚服侍他家的女皇陛下,實在是太過于勞心勞力。

    折騰了大半晚上,可算是勉強能歇下了。

    只是蕭錚這個電話一來,又把他給吵醒了。

    “有事?”

    電話那邊沉默了幾秒,而后,就聽到對方問道:“你……有認識權威些的心理醫生嗎?”

    陸琰第一反應就是:“老魏又想不開了?”

    “不是,是我……是我想看心理醫生!

    陸琰不由愣了住。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 广西快乐双彩 基金理财平台排行 北京pk拾赛车官网下载 黑龙江22选5预测 湖北11选5技巧 股票融资融券账号 宁夏11选5下载 贵州快三走势 股票配资门户 找恒瑞行配资 _澳门网上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