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都市小說 > 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 正文 第562章 她就是我的阿酒
    最快更新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最新章節!

    第562章 她就是我的阿酒

    謝珩聞言,面色驟沉,琥珀眸中殺氣頓生。

    容生偷偷帶走阿酒,將她藏在西楚整整三年的舊賬還沒算,如今再添一筆,將他碎尸萬段也不為過。

    “晏皇!蔽鞒劬鹕碜呱锨皝,開口強行打圓場,“玖玖一貫身子不好,今日這般應當是受了刺激,一時緩不過來。國師,你順路送她回府歇息吧!

    這話剛好順了容生的意,他應了一聲“好”,便伸手從謝珩手中接溫酒,還不忘多問一句,“晏皇抱夠了吧?”

    方才西楚帝君的話雖說的含蓄,卻已然十分清楚明白,溫酒之所以會暈過去,全然是因為謝珩舉止失儀,刺激到了她。

    謝珩再抱著溫酒不放,顯然有些說不過去。

    一旁的謝萬金拉著自家長兄的胳膊,低聲道:“既然人已經找到了,就讓容生先帶回去吧,西楚都城就這么大……”

    他還沒說完,只見謝珩將溫酒攬腰抱起,嗓音低沉道:“走吧!

    四公子微愣。

    容生和西楚帝君還有周遭眾人皆是一時無言。

    席間眾人更是議論不斷:晏皇這是做什么?

    怎么還抱到就不撒手了呢?

    容生眼眸微瞇,定定的看了謝珩好一會兒。

    “別看了!敝x萬金汗顏,用百折扇捅容生的腰,“快帶路吧,不然我長兄能騰出一只手來抱著你一塊走,您信不信?”

    容生拂袖甩開謝萬金的手,轉身就走。

    謝珩抱著溫酒不緊不慢的跟著,毫不吃力的模樣,卻能始終跟在兩步開外。

    “我長兄的心上人失而復得,欣喜如狂,讓諸位見笑了!敝x萬金握著百折扇,朝西楚帝君和席間眾人微微一施禮,端的是風度翩翩,客氣有禮,“改日有機會再向帝君和諸位賠罪,先告辭了!

    他說的這樣,西楚帝君也不好說什么,只能同他道:“錦衣侯慢走!

    席間眾人也紛紛起身相送,這原本是西楚六公主的招親宴,被謝萬金三兩句話就變成了他家長兄和心上人喜相逢的宴席。

    慕容羽氣的心絞痛,謝萬金已然笑吟吟的帶著一眾大晏官員離去了。

    招親宴到了這會兒,該鬧的鬧過了,意想不到的熱鬧爺瞧了個夠,席間眾人紛紛起身告辭。

    慕容羽難堪至極,小聲喊“父皇!”

    西楚帝君用眼角余光瞥了她一眼,沒有多做理會,同席間的列國權貴寒暄過兩句,便散了宴席,轉身離去。

    不多時,鳳凰臺上的宮人侍女都逐漸散了。

    只余下慕容羽還在坐在原處,伸手捧著挨了溫酒一巴掌的那半邊臉,越想越是憋屈憤怒。

    跟在她身邊的侍女輕聲勸道:“公主,散席了,您還是先回府歇息吧!

    聲未落,慕容羽忽然抬手就給了那侍女一巴掌,“本宮要如何便如何,什么時候輪到你一個奴才來教本宮!”

    挨了巴掌那個立馬磕頭求饒,“奴婢不敢!奴婢絕無此心……”

    侍女們嚇得紛紛跪地,誰也不敢吱聲。

    慕容羽看著自己發麻的手,一時間愣住了,喃喃道:“本宮方才做了什么?”

    她以前從來不會做親手打罵婢女這樣有失身份的事,如今卻想也不想的就做了。

    “羽兒!本驮谶@時,暗處走出一位三十出頭的美貌婦人,拿錦帕輕輕擦過慕容羽微腫的臉頰,“打疼了吧?都是母妃不好,若是母妃出身好一些,今日也不至于讓你被慕容玖這般羞辱!

    “母妃!蹦饺萦鹨宦犨@話,淚珠兒就止不住的奪眶而出。

    她抱著蘭妃哭的渾身發顫,好似好將這一日的委屈全都哭出來才肯罷休。

    蘭妃輕輕撫著慕容羽的后背,柔聲道:“母妃早就同你說過,人生一世,若無權勢,便是生不如死。今日慕容玖敢仗著嫡公主這般欺辱你,你也能將氣出在侍女身上,可往后呢?你還這般年輕,可曾想過日后該如何?”

    慕容羽聞言,頓時有些哭不出來了,哽咽著道:“慕容玖身子不好,活不了多久,本宮、本宮要忍,待她命絕之時,剝骨抽筋,亦或是碎尸萬段,還是本宮說了算!”

    “這就對了!碧m妃露出一抹滿意的笑,輕輕拭去慕容羽的眼淚,緩緩道:“生在皇家,誰活的久便是贏了,你千萬不能同慕容念那個蠢貨一般輕舉妄動,你父皇膝下兒女本就不多,留在都城的,只有你們四個,今日慕容念栽了,能同你一爭的便剩下兩人,慕容玖是個短命的,老九又是個男兒身。羽兒,只能你能沉得住氣,來日西楚必是你的天下!

    慕容羽聞言,漸漸平息了淚意,低聲應道:“兒臣知道!

    蘭妃道:“當務之急,就是馬上找個駙馬入你的公主府,挽回你的顏面,羽兒心中可有合適的人選?”

    慕容羽想了想,低頭道:“兒臣心中有數,母妃且放心吧!

    “你有數便好!碧m妃沒再多說什么,目光掃過身側一眾公主府侍女,吩咐身側隨行的內侍,“這些丫頭不聰明,都殺了吧!

    侍女們聽得這話,頓時面色白了個徹底,連連磕頭求饒。

    慕容羽略有猶豫,卻被蘭妃拉著一起緩步離去,眼角余光只見內侍抬了手。

    片刻間,侍女們慘叫倒地,鮮血四濺。

    ……

    西楚都城,八公主府。

    侍女小廝們候在門外面面相覷。

    殿下出去一趟,被晏皇抱著回來的,同行的國師大人滿眼都寫著想殺人,跟在后頭的侍女們大氣也不敢出,生怕就此丟了小命。

    大晏那位錦衣侯倒是搖扇子搖的十分風流倜儻,穿廊而過時,還朝公主府的侍女小廝們笑來著。

    奈何沒人消受的起,愣是嚇得更想顫抖了。

    謝珩將溫酒抱進屋,小心翼翼的放在榻上,失而復得不易,他的目光片刻也不想從她身上移開。

    容生卻一刻也不想他在這多待,嗓音淡漠道:“人也送到了,晏皇請回吧!

    謝珩在榻邊坐了下來,幫溫酒蓋好錦被,頭也不抬的問他:“她平日里時常這樣暈倒?”

    容生眸中閃過一絲詫異,他一直以為像謝珩這樣殺伐果決的人,是不會有什么溫情的。

    不過再詫異也只是一瞬而已。

    容生冷嘲道:“平日也沒人敢這樣輕薄她!

    謝珩輕輕拂過溫酒眉眼的指尖微微一頓。

    從前他在阿酒面前一向都自持有禮,互通心意之后也不曾唐突了她,今日在招親宴上再相逢,著實是欣喜若狂難以自抑。

    卻沒想到,她會因此昏迷。

    他微微皺眉,卻沒心思同容生針鋒相對,只是問他:“她何時能醒?”

    容生站在四五步開外,手輕輕撥過珠簾,滿是漫不經心道:“你走之后!

    饒是謝珩一門心思全系在溫酒身上,此刻也忍不住扯下一片床帳來,凌空一卷,蓄以內力,當成鞭子一般抽向容生。

    后者反應極快,拽了幾串珠簾下來,當即當做“回敬”之物,甩向了謝珩。

    飛卷的輕紗和珠簾瞬間相碰,兩股內力無形炸開,斷了線的玉珠散落一地,輕紗裂成無數破碎紗片,滿屋飛揚翩翩然落在兩人周身。

    后面一眾人聽得這般動靜,撲通撲通全跪下了。

    “怎么了這是?”謝萬金飛奔入內,抬眸一看,只見滿屋的輕紗翩然飛舞,地上玉珠滾滾,謝珩坐在榻邊衣衫半分未亂,容生面不改色的靠在八寶柜上,溫酒還在榻上昏睡著。

    看起來……還好。

    就是氣氛有些僵。

    四公子扶著桌案上緩了片刻,立馬開口道:“有什么話好好說,別動手!阿酒最恨別人糟蹋東西,若是她醒過來看見你們兩個把她屋子拆了,只怕要氣的再暈過去一次!”

    謝萬金最曉得在怎么戳自家長兄的軟肋。

    謝珩面色漸緩。

    容生冷冷一笑,卻也沒開口說什么。

    謝萬金看他這模樣就想教教他怎么做人,忍不住道:“容生啊,不是四哥哥說你,你這人真的挺不招人喜歡的,說話就好好說話,要笑就好好笑,成天一臉找打的樣子是怎么回事?”

    容生眸色復雜的看著謝萬金。

    后者完全不接招,特別自來熟的問他,“可瞧出了阿酒是什么毛?要怎么治?”

    四公子壓根等不及容生回答,直接甩給他一句,“需要多珍貴的藥材我都能找來,你盡管說,別藏著憋著!

    容生都被這兄弟兩氣笑了,嗓音微涼道:“區區一張皮囊,要多像本座就能做的有多像,你們就這么肯定她是溫酒?你們就不怕這是本座為了請君入甕布的一個局?”

    他眸色微沉,繼續道:“晏皇見到殿下就抱著不肯撒手,若這只是本座閑來無事給她做了一張同溫酒相差無幾的臉消遣消遣,那晏皇所謂的情深似海,該是一場多有意思的笑話?”

    謝萬金愣了一下。

    四公子其實并不敢認定這人就是阿酒,畢竟這位西楚八殿下的行為舉止看起來同他認識的溫酒并沒有什么相似之處,再聽容生說這樣的話,不由得心生了幾分疑慮,回頭看向謝珩。

    說來也怪,當時在招親宴上,溫酒帶著面簾,離得也挺遠的,四公子當時跟在自家長兄身后,半點也不敢確認那位西楚八殿下就是阿酒。

    可謝珩不同。

    他隔著人影重重,飛揚的落花飛紗,仍能一眼認定,那是他失蹤了三年的心上人。

    謝珩抬頭,對上容生的視線,斬釘截鐵道:“她就是我的阿酒!惫P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 河内5分彩是哪个平台直营的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网址 河北福彩快3官方网站 辽宁风采35选7 大智慧股票在线 东方6十1走势图带坐标 体彩河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内蒙11选五遗漏数据 深康佳股票行情 海南飞鱼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