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一卷 第六百三十章 再遇寧素心
    最快更新仙宮最新章節!

    天劍門外門。

    葉天回來之后,方才過了護山大陣,周圍霎時變的冰冷,歷經了一陣霧靄磅礴的云海之后,行至了一處較為平曠的山間樓臺,眼前一片豁然開朗。

    只見有不少天劍門的外門弟子正在此處練劍,他駐足看了片刻,這些弟子大多數都是一些外門弟子,修為普遍低微,此刻正是日常工作的休息間隙,他們需要抓緊時間用來修煉,早日結丹來擺脫外門弟子這個身份。

    不過事成者終究是寥寥無幾,慢慢仙途,蕓蕓眾生,皆是有高低貴賤之分,有人生來天資卓越,有人生來就有家室背景,修仙之道說是講究機緣巧合,到頭來這世上能尋得機緣巧合之刃,最終又能有幾人之多。

    而且即便結丹又如何,遇到徐琥這等好殺修士,莫名沒了性命,一切不還如過往云煙般,虛無縹緲。

    如此這般一想,自己又何嘗不是占盡了便宜跟機緣,若是沒有葉家的這個身份跟其先祖的遺傳,自己的修仙之途,怕也會是如同這般,艱苦而漫長吧。

    葉天暗暗嘆氣一聲,就轉身過去,和祝潛、元辰他們分開,自行返回洞府。

    仔細想想,葉天初入天劍宗,即便是秘境開啟那般大事,諸多長老也都只露一面就把所有事情交由那位四長老處理。而這外門,各個執事卻需要處理大小諸事,一件都不能懈怠,著實耽誤了不少修行時間。

    不過葉天轉念一想,眼下那楊家跟三環金刀門跟自己結怨,但是終歸自己身后是有天劍門整個宗門作為依仗的,雖然當下看似風平浪靜,實則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罷了。而且,自己也需要時間,等待那條小蛇修繕那風鈴所屬的天靈小秘境。

    徐琥雖然死了,但山雨欲來風滿樓,楊家對楊文彥之死定然不會善罷甘休,而葉天心知自己定然是對方首當其中的目標,這段時間,天劍門跟三環金刀門的結怨更深,此刻怕是那邊已經知曉了先前發生之事,若是這兩方聯合到一起,怕是天劍門就難以抵抗了。

    若是到時候天劍門抵抗不住兩方的壓力,弄出個棄車保帥之舉,將先前那一群外出歷練的弟子直接交予楊家處理,來換取對方的諒解,葉天也覺得并非是不可能之事。

    此刻留給自己余下的時間已是不多,當下手里能夠依仗的,還是先前那幾樣法寶,即便是在他修煉《九轉先天引星訣》之后,肉身再度有了提高,也只是能對付元嬰期的修士,楊家這次若是出手,定然不止那楊云鶴那一個化神期修士,到時候相斗起來,唯有一個《生死簿》能作為依仗。

    不過《生死簿》終究需要有外力引導,若是能將戰場尋到秘境之內,那里先前上古仙魔大戰之后,冤魂久久不能散去,正好用來供給《生死簿》可謂是再好不過。

    若是想在秘境之中打斗,卻也絕不是一件易事,天劍門首先就不會答應此事,先前那三環金刀門姜玉坤之事還歷歷在目,宗門內怎么會再容許外人輕易進入秘境,而且這封魔樓的秘境,也并非是能任意開啟的。

    想到此處,葉天心下也是暗自一笑,這封魔樓雖是不能隨意開啟,但是自己這里可是有一個剛剛尋得的秘境,可以任由自己開啟跟關閉。

    正在葉天思索這如何利用這個秘境之時,不知不覺快要走到洞府門口,卻見周圍的天劍門弟子看其的目光有些許怪異。

    原來是他身后,多了一道芊芊身影。

    正是引薦自己入門的寧素心,只見她一身淡雅黃色素衣,佇立在自己的洞府之前,想來已經是等候自己多時了。

    “我聽說你只帶了十八名外門弟子就去了東河郡城,誅殺那徐琥?真是胡鬧,那徐琥是什么人,犯下的屠殺罪行罄竹難,早已不是外門可以完成的任務,你怎么能說去就去!”寧素心直接開口質問起來,雖然語氣眼里,但字里行間包含了關切之意。

    她還真的擔心,葉天這一去,也會死在那徐琥手中。

    不過話說回來,若是葉天真的死在徐琥手中,到也算是給天劍門省下了不少麻煩,等到那時天劍門一句禍首葉天已經死在徐琥手中,不管三環金刀門還是楊家,又能奈何。

    寧素心能出現在這里,就足以說明她絕沒有如此想過,反而對他的現狀,十分關注,不然也不會在他回來之際,就出現在這里。

    “回稟寧長老,我不過是去完成一個外門任務罷了,并沒那么寧長老說的那么兇殘。”葉天故作出一副無奈的樣子,淡然說道。

    “你啊……”寧素心被葉天這話堵得再無其他言語可說。

    葉天實力,決不能僅憑表面結丹期修為來斷定,這點寧素心比誰都更加清楚。但這也不是葉天冒險的理由啊!

    她還想在說些什么,可葉天看出她的心意,不愿在此事上過多糾纏,想起一件往事,突然問道:“寧長老,不知你可認識一位名叫楊修之人。”

    葉天這是想起先前得到那風鈴小秘境時,所遇到的那位楊姓老者。此人修為已經化神,絕不可能是什么默默無聞之輩。而至今為止,葉天也只聽說過一個楊家。

    若是那楊修和楊家有關,關于楊文彥之死,自己似乎可以尋找這位楊修解釋一二。畢竟從那次結識相認,葉天覺得這位老者,并不是那蠻不講理之人。

    況且,當時他還親口承諾,若是日后有事,大可去尋他,他定當傾盡全力。

    “當然認識,楊修前輩可是楊家的一位老祖,輩分極高。”寧素心點了點頭,卻不知葉天為何突然問起此人。

    葉天這才解釋了一下兩人相識過程,然后又詳說了一遍這次外出執行外門任務時,楊家之子楊文彥意外身亡的事情。

    “這件事你竟和楊修前輩有舊,這般一來,楊文彥之死一事倒是真的有了許多回轉的余地。”寧素心聽了葉天的話語,眉目頓時一挑,面露欣喜的說道。

    “但叫楊修的修士當時卻說自己是什么桐葉宗的長老,寧長老可莫要認錯了人。”葉天有些詫異的說道。

    原本他也只是隨口一提,并沒有想到這個楊修真的會是那楊家之人,不過這寧素心既然提及了這楊修當真能夠解決眼下的困局,那真是再好不過之事了。

    “這楊修的確是桐葉宗的長老,不過他也真是楊家之人,而且跟那楊云鶴還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據傳兩人在族內就十分不睦,最后那楊修憤而離開家族,直接拜入桐葉宗了。”寧素心一臉正色的說道。

    “原來如此。”葉天點頭附和,心道了一聲還真的好巧。

    “此事你無需再管,我既然來了,就沒有你什么事了。”寧素心輕嘆了口氣。

    別的事她無法替葉天解決,但這件事,她當仁不讓。

    “無妨,此事既然是我自己惹下的麻煩,定當自己解決。”葉天的話語異常堅定,卻是一臉淡然的說道。

    “你莫要逞強,你自己一人又能有什么辦法解決?我知道你從下界收獲了不少法寶,能讓你越階對付元嬰期的修士,但是那楊云鶴可已經是化神期的修士,族內也是不乏修為高深之輩,背后更是有楊家老祖在坐鎮,你那些法寶再是如何強橫,真正遇上了這等修為的修士,又能怎么辦?”寧素心問道。

    那寧素心的話,正是葉天心中一直所糾結之事,自己的七品金丹,依舊是個無法解決之事。

    即便是葉天近來修煉《九轉先天引星訣》增強了肉身強度,但奈何這三重天的修士過于強大,宗門跟世家內的頂梁柱已經成了化神期的修士,巨大的修為差距之下,絕非自己能夠靠法寶跟《誅仙劍訣》能夠討巧取勝的。

    先前在二重天開啟的天門之時,因為外界緣由,那無日宗宗主跟心魔逼迫在即,所以來的頗為草率。

    按照這些三重天的眾人所說,但凡每個開啟天門之人,都是無一不是在下界修煉圓滿,搜刮了一些可以搜刮利用之物,才開啟天門的。

    類似葉天這般的人,倒是前所未見。

    “當然你也不用太過擔心,你既然能夠遇上楊修,又與之接下善緣,也算是極大的機緣。先前這楊修就與楊云鶴不合,才拜入宗門,而且他是桐葉宗的長老,又是化神期的修士,想來跟那楊云鶴相比,定然不會弱到哪去。只要那楊修愿意助你,想來那些楊家之人就不便再參與這二人兄弟之間的仇怨。不過倒是那楊修,雖是桐葉宗的長老,而桐葉宗一向也屬于正派宗門,斷然不允許楊家因為楊文彥之死遷怒于你。”寧素心替葉天分析了一番,只是她說的簡單,面色卻仍帶愁容。

    “那楊修跟我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是其行事作風十分大方灑脫,頗有仙人飄逸之態,他既然許諾如此,想來是一定會相助的。”

    葉天想到那楊修行事之舉,倒是確實頗有正氣之風,若是真要去尋此人幫助,對方是斷然不會拒絕的。

    不過眼下葉天還有別的計較,他并不打算就此用掉這個人情,眼下那距離那楊云鶴前來報復,肯定還有一段時日,自己要先把秘境之事處理掉,再去做接下來的打算。

    畢竟誅殺徐琥之時,那楊文彥但凡聽他幾句勸告,不自持楊家崩雷符咒就狂妄自大,又怎么會慘死那紫衫女子和徐琥的算計之下。如此也就更不要說牽連于他。

    “對了,寧長老,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外面的一切事物就拜托你了,如果到時候情況真的無法預料,這桐葉宗之行,就要勞煩你了。”葉天一臉態度鄭重的說道。

    說這些話,自是給自己留一些余地,如若到時候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來應對楊云鶴的威脅,還是真的需要請這楊修出面。

    “也好,你就安心靜養一段時間吧。外面的情況,我自會留意的,一有任何情況,我就前來知會你。”寧素心點頭說道。

    “如此,就多謝寧長老了。”葉天拱手說道。

    “何來如此客氣,你是我瘦引薦入門,本也應該算是我的弟子,如今入門之后,除了那秘境之事,我再也沒有任何事情上幫襯上,反倒是讓你因此受累,這些不過都是我應做之事,你不掛懷。”寧素心正要客氣,遠處忽然有一人御空而來。

    是她的弟子常堂。

    “葉道友好。”先是給葉天打了一聲招呼,常堂急忙附耳寧素心耳邊,悄聲說了幾句。

    “宗門當真……”寧素心勃然色變,但話到一半才意識到這里不是說話之地,猛然頓住。

    在轉身,她望向葉天,滿是歉意。

    “葉天,我必須回宗門大殿一趟。”僥是寧素心,都有些難以啟齒,畢竟她剛剛才答應葉天,要替她攔下可能回來問罪的楊家之人。

    “寧長老多心了,我早說過,若楊家真的蠻不講理,要將楊文彥之死算在我的頭上,我愿意一并承擔,絕不連累天劍門。”葉天淡淡說道。

    寧素心聞言,更加羞愧,歷來只有宗門替弟子抗事,哪有弟子為宗門抗事。

    但……

    她的確不能再留在這里。

    “也罷,我離開后,會特意叮囑祝長老,若是楊家來人,一定讓他替你攔下。”說罷,寧素心帶著常堂,直接御空而起,離開外門。

    但誰也不曾想到,寧素心前腳剛走沒多久,自東邊就有一個強大氣場,直接向天劍門外門所在之處襲來。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