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玄幻小說 > 我為國家修文物 > 正文卷 第四百六十三章 年輕人了不得 (更新完畢)
    最快更新我為國家修文物最新章節!

    親手揭開自己昨天蒙在壁畫上的那一層層保鮮膜,向南的手很穩,一點也不緊張。

    實際上,他對自己根據兵馬俑彩繪保護技術進行了調整的防護藥水,不能說是信心十足,但至少也能保證不會導致壁畫損毀得更厲害。

    既然不會加重壁畫的病害,那他還有什么可緊張的?

    不過,在揭開保鮮膜的時候,向南還是很小心,不敢用太大的力氣,畢竟這壁畫已經很脆弱了,力氣稍微大一些,就很有可能將保鮮膜連帶著壁畫一起撕扯下來,真要是那樣,那就真是罪過了。

    五層保鮮膜,向南花了整整半個小時才揭下來。

    胡德森和劉乙君雖然在一旁站著,但向南沒讓他們上前幫忙,他們也不敢直接上去就動手,一直等看到向南將保鮮膜全都給揭下來了,他們一直提在嗓子眼里的心,也終于可以安心地放回肚子里去了。

    因為他們看到,保鮮膜揭開之后,經過防護的壁畫,依舊是好好的,并沒有損毀得更厲害。

    胡德森和劉乙君只看到了壁畫沒有損毀得更厲害,可葛東河的雙眼卻是陡然一亮,一臉驚喜地喊了起來:

    “這壁畫只有一個地方剝落?”

    “對啊,就只有一個地方剝落。”

    胡德森點了點頭,昨天向南出來后還專門拿了照片給他看,他記得清清楚楚的,此刻聽到葛東河有疑惑,便連忙解釋道,“這在之前就剝落了的,可不是向南的責任。”

    “那起甲的地方呢?”

    葛東河知道胡德森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便直截了當地說道,“剛剛我也看照片了,這部分壁畫昨天在做防護措施之前,除了有一處剝落,還有兩處起甲的。”

    起甲,指的是壁畫的底色層或顏料層發生龜裂,進而呈鱗片狀卷翹。

    也就是之前向南和胡德森兩個人所說的起翹,葛東河是壁畫修復專家,他用起甲來表述,就顯得更專業一些。

    “啊?起甲的地方?”

    胡德森一愣,忽然想起來昨天看的照片里,好像的確有壁畫起翹的樣子,他連忙湊到壁畫面前看了看,這才大吃了一驚,這部分經過防護的壁畫,不只是起翹的地方又重新貼合起來了,似乎連壁畫顏料層的光澤,都要比旁邊沒有做過防護的壁畫更為鮮亮。

    “看來,這壁畫保護技術的效果還真是不錯。”

    看到胡德森的表情后,葛東河也算是明白過來了,他看了看面前這塊一米見方的壁畫,又轉頭看著向南,點頭贊嘆道,

    “不僅僅可以防止壁畫剝落,還能讓起翹的壁畫恢復原狀,實在是難得,我估計,像壁畫空鼓之類的病害,你這藥水估計都能解決問題。”

    葛東河盡管說得輕描淡寫,實際上內心里已經翻江倒海了。

    兵馬俑彩繪保護技術并不是最近才出現的,事實上,自從兵馬俑發掘出來后,陜省文物保護研究機構的專家們,就開始針對兵馬俑彩繪的保護,開始研究相應的技術。

    但這么多年下來,居然沒有一個人想到要從兵馬俑彩繪保護技術里,衍生出壁畫保護技術。

    可如今,卻偏偏被向南這么一個二十多歲的非壁畫修復師給鼓搗出來了,這難道還不讓人吃驚嗎?

    不過,換個角度來講,向南能夠另辟蹊徑,想出用兵馬俑保護技術來保護壁畫的辦法,也是因為他曾經學習過兵馬俑修復技術,換成另外一個修復師,哪有向南這么豐富的文物修復經歷?

    “應該可以。”

    葛東河心里翻江倒海,向南卻沒有顯得得意忘形。

    事實上,他做事一向穩重,不可能做一點把握也沒有的事情,因此,看到壁畫保護藥水起到了作用,也是一臉淡然。

    他想了想,說道,“這藥水里,我添加了粘合劑成分,可以增加顏料層和白粉層之間的粘性,不過,還是要試過才能知道效果。”

    “再試時間就不夠了。”

    葛東河笑著擺了擺手,轉而神色一整,認真地對向南說道,“向南,我已經確認過了,你這壁畫保護技術的確名副其實,既然如此,咱們也別耽誤時間了,從現在開始,你就立即展開對壁畫進行保護的工作。”

    “我的壁畫修復團隊成員,大概今天晚上就能抵達,從明天上午開始,我們就會開始準備揭取壁畫。”

    頓了頓,他看著向南,笑呵呵地問道,“留一個下午和一個晚上的時間給你,你應該可以將這一面壁畫做完保護處理吧?”

    向南看了看這一段墓道,足足有一百多米長,兩米五高,這一面壁畫的面積就有二百五十多平方米,雖然只要噴一下藥水,然后覆上保鮮膜就可以了,但這工作量并不會小。

    不過,他并沒有遲疑,點了點頭道:“沒問題,不過,我需要幾個幫手。”

    “算我一個。”

    胡德森此刻對向南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向南果然是牛人啊,不僅是古畫修復和古陶瓷修復雙料專家,如今連壁畫保護技術都讓他給研究出來了,這世上還有什么事情能難得倒他嗎?

    他笑著說道,“反正現在這座古墓暫停發掘了,要重新開啟考古工作,也得等到這些壁畫全都揭取完畢,我閑著也是閑著,有點事做心不慌。”

    “看來你也是勞碌命,休息久了就渾身不舒服。”

    向南打趣了他一句,又說道,“那我再從博物館那邊喊一個人來,有四個人就差不多了。”

    說完,他掏出手機就給李德坤打了個電話,讓他幫忙安排一個機靈一點的年輕修復師,現在就趕到考古現場這邊來。

    打完電話以后,向南也不耽擱時間,招呼了胡德森和劉乙君一聲,幾個人又開始忙著拆開那些材料和藥物,開始調配藥水。

    看到向南很快就投入了工作之中,一直沒有離開的葛東河也不禁暗暗點頭,年紀輕輕就能夠在文物修復領域里取得這么驕人的成績,看來向南也并不完全是依靠天賦啊。

    這個年輕人,確實了不得。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