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穿越小說 > 蚍蜉傳 > 《蚍蜉傳》正文 120輕舸(四)
    最快更新蚍蜉傳最新章節!

    沿圍著外郭的楊吳城壕向東行抵西天寺看了段城垣,趙當世一行人復折回去,走來賓橋,由聚寶門進城。其時天飛小雨,走在筆直寬闊的古御街上,“天街小雨潤如酥”幾催人脫口而出。

    身著淡藍綢緞編成的罩甲頭戴巾的趙當世一洗軍中殺伐氣,顯得干練而英武。女扮男裝、唐巾直身外裹輕裘的華清則形似富家公子。就連周文赫、鄧龍野及滿寧三人,也換上了煙墩帽灰曳撒,與棱角分明的面龐與結實寬厚的身軀相配,平添幾分平和友善。

    城中行人如織,無論男女皆寬衣華服,烏巾紫裘交錯、綠裳赤帶翩躚,令人仿佛穿行于亂花漸欲迷人眼的精致園林。雨落紛紛,越過武定橋,便望見煙籠寒水的秦淮河,華清去河邊腳商處買油紙扇擋雨,正在挑選,側里一人緩步走上來,微笑道:“娘子白、紅、青、紫的都展開看過,只剩那黃色的孤孤單單落在哪里,難道娘子不喜黃色嗎?”

    華清顧視那人,卻是個二十來歲著一襲黃裳的年輕人。那年輕人面色白凈、手持折扇,風度儼然儒秀。

    “黃色是皇家御色,我并非不喜歡,只覺并不合適。”

    那年輕人爽朗一笑道:“如今時節,還有什么御色不御色的。御用之黃謂為‘金’,應更光彩奪目,與這里的黃還是大大有別。”說著就伸手拿起那柄黃傘,“小生見娘子甚是面善,有貴氣。《太平御覽》中言‘黃氣如帶當額橫,卿之相也’,說明黃色最配貴人。小生愿購此傘以贈娘子,借機斗膽與娘子交個朋友。”

    華清心思單純,見他為人和善,便接過傘,嫣然笑道:“那便謝謝你啦。”

    那年輕人心下歡喜,一拱手道:“小生姓冒,單名襄,草字辟疆。不知娘子如何稱呼?”

    華清說道:“我叫華清。”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冒襄聞言自語,“‘華清’二字,華而美,清而秀,正配娘子資貌氣質。好名字,好名字。”又道,“聽華姑娘口音似是北人?”

    華清點頭道:“對,我是漢中府人。”

    冒襄一收折扇,喟然道:“原來是遠來的客人。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承蒙不棄,小生便忝充個向導,帶華姑娘一覽這應天府名勝美景如何?”

    華清一遲疑,道:“這......這恐怕......”

    冒襄沒等到回答,那邊趙當世幾人已經走了過來。華清見狀,笑著道:“冒公子,這幾位都是我的朋友。”隨即又將冒襄介紹給了趙當世。

    “在下趙當世,這廂有禮了。”趙當世抱拳道,同時轉對華清,“阿清,傘挑好了嗎?”

    華清答道:“好了。這位好心的冒公子買了把黃傘送我。”邊說邊晃了晃手中的油紙傘。

    冒襄有眼力見兒,觀察到趙當世與華清舉止較旁人親昵,已猜到二人關系。又看趙當世乃至跟在他身旁周文赫等三人虎視眈眈,暗中嘆氣,情緒陡降,應付著回了回禮。

    華清又道:“冒公子,你說要帶

    我們游覽應天府,是嗎?”

    冒襄心想:“本你一個當然無妨,現在多了這幾條大漢,我帶著你們又有什么樂趣?”只是口上不好直接拒絕,于是道,“能為諸位遠客向導,小生蓬蓽生輝。只可惜小生方才想起,貢院那里還有事情未辦,得先去走一趟,所以......”

    趙當世一聽“貢院”,便問:“公子所言可是江南貢院?”

    “正是。”

    江南貢院集鄉試、會試為一體,有屋舍二萬余間可同時通納二萬余名考生,是東南規模最大的科舉考場。與貢院隔秦淮河相對,即南京教坊司所在地,其舊院、珠市等坊更是名聞遐邇,為東南最為著名的煙花柳巷。

    “那里許多游舟畫舫,是文人雅客流連之地。我等既來到了秦淮河,何不隨這位冒公子一起去那邊走走看看。”趙當世微笑著說道。明代娼妓有別,娼賣身、妓則大多以才藝悅人。尤其是教坊司官妓,更是詩音畫無一不通,游人世子多慕名妓,并以能與名妓相交唱酬為耀。大儒張岱曾說“名妓匿不見人,非鄉導莫得入”,可見以他的顯赫身份有時也未必能如愿見到名妓。就身份而言,妓仍為賤業,然若一妓色藝雙絕兼才情過人,那么她實際受到的擁躉,要遠遠高過她本身的身份地位。

    華清雖久居深闈,但這方面多多少少也有耳聞。她自小喜歡唱酬詩,對東南風土人情甚是傾慕,而今的機會耳聞目見,于趙當世的提議并無抵觸,反倒很有些好興奮。周文赫等人就更不必提,一聽“秦淮”、“名妓”等字眼,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恨不得立刻飛去教坊司,一親芳澤。

    冒襄嘴上說“貢院”,其實暗地里也打的是去教坊司玩耍的念頭,沒成想被趙當世道破,只能順水推舟,答應下來。

    途中趙當世問道:“冒公子常在應天,想必對秦淮一帶再熟悉不過。其中名妓,必也多有相識,可否提前介紹一二呢?”

    冒襄想了想道:“現今頂有名者皆屬教坊司,分喚顧眉生、卞玉京、寇白門、李香君、尹春、董小......咳咳,不過她們都緊俏,生人未必就能見著,就是熟客,也得提前打了招呼排上日程。”說著斜眼看看周文赫三個,沉下聲道,“趙兄這樣的,還能去試試機會,那三位兄臺......恐怕難見......”

    趙當世與華清聞言相視啞然,但見周文赫三人火急火燎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來。

    到得珠市一帶,果見秦淮河兩岸游人無數,水上畫舫停泊如云。冒襄道:“今年正是南闈鄉試,各地來應試的士子群聚應天。當下考試雖然結束,但寒窗苦讀、臥薪嘗膽數年,有朝一日能來此縹緲仙境,自是要好好待上一陣子、縱情聲色一番方而無憾。”

    趙當世搖頭嗟嘆,冒襄說完,眼到處看見一人,舉手打個招呼,那人過來,觀之一樣是高冠博帶的讀人,但歲數似比冒襄還小。

    “這是我摯友,姓侯雙名方域,字朝宗,年方弱冠,也是今年參加南闈的舉子。”

    侯方域

    嘆口氣道:“庸人自擾,庸人自擾罷了。數月前放榜,我與冒兄皆下第,考官以我第一場策論犯時忌而摒,倒也省我幾分氣力,早些來此間一醉方休。”說話慢條斯理,有少年老成之像。

    趙當世拱拱手道:“侯公子,在下趙當世,仰慕令尊大人已久。”他與左夢庚交往,從他那里得知了不少左良玉與侯恂之間的事,亦知這侯方域正是尚陷囹圄的侯恂的兒子。

    侯方域笑道:“家父故舊、桃李滿天下,若在獄中知此,亦不寂寞矣。”笑談間瞥見華清容貌,心中一驚,繼而面現落寞,低聲嘆詠,“教人無處寄相思,落花芳草過前期,沒人知。”

    冒襄安慰道:“侯兄,天涯何處無芳草,你長相俊朗、才氣過人,形單影只的時光必不會長久,大不必太過憂愁。”

    侯方域苦笑道:“冒兄有董姑娘作伴,豈懂我輩之苦。”說罷,也不說告辭,拂袖離去。

    趙當世道:“知好色則慕少艾,侯公子雖然睿智,但到了這個年齡,也不免成局中人。”

    眾人正談,岸邊牙人見趙當世等人面生,一擁而上,爭相要介紹名妓,給冒襄三拳兩腳打散了。冒襄自帶著眾人輾轉來回于舊院、珠市一帶,屢登畫舫游舟,但事有不巧,秦淮河上那些名妓今日都已經待客,無隙可入。從顧眉生所居的“眉樓”走出來,冒襄拱手致歉道:“在下無用,讓諸位白跑一遭。”

    華清回道:“怎么會白跑呢?若不是冒公子帶著,我等怎知這些青樓妓院竟與印象中大相徑庭,無不是典雅清潔。便如這眉樓,布置別出心裁,石幽竹,香煙繚繞,情調與園林無異。里頭管弦絲竹,余音裊裊,意境賽過仙居。”

    冒襄點頭道:“李香君能鼓琴清歌,略涉文墨;顧眉生通文史,擅畫蘭;尹春長于戲曲;卞玉京專精小楷,等等此類各具特色。唉,可惜今日是不能帶諸位一見其絕了。”言罷,連連嘆氣。

    從教坊司地帶出來,與冒襄告別,已是晚霞萬里。霞光散在秦淮河上,光彩熠熠。沿河兩岸垂墜連串的燈籠也次第點明,天地光線交相輝映,整條河也粼粼有神。華清倚在趙當世肩頭,看景入迷,喃聲而言,有如囈語:“倘我能為一妓,居于萬千畫舫之一,與你詩歌相伴,朝夕相處,才是最好不過。”

    過大中橋,沿長安街直走,便到皇城南南京五府、六部公署。不少下直的官吏三兩成群,往街邊肆鋪搭伙吃飯。趙當世一行人亦在長安街尋了一腳店打尖。冬季天黑得快,酒足飯飽后暮色已沉。幸得皇城附近張燈結彩,將道路照得通明。一問之下才知這是在為半月后即到的除夕提前做下準備。

    由栢川橋過御河,東靠皇城城墻走大通街向北,煙火氣逐漸凋零。一行人就從皇城西華門正對的玄津橋復轉西行。南折盧妃巷一路到建安坊附近,行人又多了起來。趙當世在朝天宮東側尋了家正店落腳,及至進了廂房,將伏在背上的華清抱下,才發覺她已經酣然睡去。

    《第三卷丹忱碧血消難盡》完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