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穿越小說 > 明帝國的崛起 > 第五卷 內修文德 第四百三十章 我只是讓你傳個信
    最快更新明帝國的崛起最新章節!

    距離立冬沒有幾天了,陰沉的風呼號著。

    朵顏衛的貴族滅里在二十二日的上午九時許,帶著隨行的六名親衛抵達一百五十里外的大寧城。

    大寧城,經過百年的游牧,雄關巨鎮早變成殘破的土墻,如同一個衰敗的小鎮。

    明軍的軍營成片成片的鋪開。

    滅里騎在馬上,不僅僅是風吹在臉上如刀割,同時心里忐忑的打鼓。

    別人不知道,他心里還不清楚?朵顏三衛這是將他拋棄,當做“禮物”送給明人。

    他是挑起這場戰爭的肢解責任人。他來這里看似求侄兒的尸體回去安葬,但實際上是由張昭來決定他的生死。

    至于說,問張昭停戰條件,這并非說朵顏三衛想要投降,只是戰前的一個姿態而已。

    和滅里大人同樣心情的還有四天前投靠過來的小吳。他此刻心情復雜。跟著滅里走進明軍的營區中。

    三天前,初到朵顏城時,他還覺得跟著朵顏衛的貴族滅里是對的。但沒想到明軍來的如此之快。他這個抉擇,就像傻逼一樣。

    他能回去當民夫,或者去遼東屯田,都比此時出現在明軍軍營好啊!

    小吳邁著沉重的腳步,再無當初的輕快、充滿著信念。

    “大帥,叫你們進去。”

    …

    …

    張昭的大帳中,隨軍參謀、幕僚們正緊張的忙碌著。

    大寧城破敗不堪,需要重新修繕。大量的民夫、后勤物資正往這里送。還有各處隘口的防務問題。

    他這里作為指揮中心自然忙碌的很。

    張昭坐在案后,一邊聽著一名參謀拿來的文匯報,一邊看著走進來的滅里三人。

    “說說吧,朵顏部有什么事情?”

    大戰之前,朵顏衛派使者前來。他能給多大的重視?就隨便見一下。

    當然,王武他們已經將安保工作做好。

    滅里撫胸行禮,“尊敬的總督,來自朵顏衛的滅里向你問好。我帶來了三衛首領合撒兒、孛羅赤、阿魯灰三位首領的敬意。”

    新軍營中有翻譯。這句話被翻譯過來。

    張昭拿著毛筆在文件上簽字,聽龐泰找來的翻譯的話,目光落到這長的像冬瓜一樣的韃子臉上,看他一眼,道:“然后呢?”

    滅里心里一磕磣,顯然張昭知道他是誰,低下頭,道:“合撒兒首領哀傷察烏爾之死,想請大帥允許我將他的尸體帶回去。”

    “尸體已經埋了,找不到。他的頭顱擺在大明的將士墓碑前祭祀,還沒到七天。過幾天可以還回去。”

    張昭擱下毛筆,“就這點事?看來,朵顏三衛很有底氣啊。”

    朵顏三衛很牛逼嘛!他率大軍過來,朵顏三衛派信使來,就是談這些“瑣事”?

    滅里趕緊道:“三位首領還讓我問大帥要什么樣的條件才肯退兵。”

    他就是這個“退兵”的誠意。

    張昭失笑道:“這種好事朵顏三衛就不要想了。我親率大軍至此是要重置大寧都司。朵顏三衛有什么資格和我講條件?

    行了。說正事。你回去轉告三衛的首領,等明日大戰都把項上人頭保護好。我不希望送回京師的都是腦袋。獻俘儀式,需要他們去當工具人。

    你可以走了。你身邊的親衛都留下來。”

    滅里聽的出張大帥平淡語氣中的蔑視,等聽到張昭要扣押他的親衛,連忙道:“大帥,兩軍交戰不斬來使!”

    這是他最后的班底。

    隨著翻譯把這話譯出來,大帳里的參謀、幕僚們中響起幾聲哄笑。

    張昭喝口茶,瞥滅里一眼,道:“那是在兩國實力對等的情況下。朵顏三衛算什么東西?你麾下所部襲擾順天府,驚動到天子,罪不可赦。

    我留你一命,只是讓你回去傳個信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真以為我會和你們這些白眼狼講信義、規矩?”

    “哈哈!”

    龐泰、高一典、趙子龍、王武等人都笑起來。朵顏三衛很多人到現在還搞不清楚情況!

    滅里滿臉燥紅的退出去。

    站在大帳外,滅里給寒冷的秋風吹拂著,一陣陣的恍惚。

    他的小命,竟然就這樣保住。張大帥要他回去傳幾句奚落三衛首領的話。

    但是,最后一批忠于他的親衛全部都陷落在這里。他孤身回部落里,處境會非常危險。

    …

    和滅里的恍惚相比,主動穿著胡服的小吳就傻了眼。這種變故讓他始料不及。

    “大帥,大帥,我是遵化韓家的人啊!我是大明的探子啊!”

    小吳噗通跪在地上,趕緊表明心跡。

    張昭揮揮手,兩名親衛將小吳拖走。

    “一代梟雄”小吳最終的結局是送到了開平中屯衛的鐵礦中,和他投靠的主子們一起挖礦,至此就沒了消息。

    而他的“故事”,在審訊后,成為營地里的談資。稍后,被隨軍記者宋興啟得知,登上報紙,成為反面典型。

    把朵顏衛的使者打發走之后,大帳里的忙碌氣氛借此機會,稍稍松下來。

    二團的軍法官馮無忌在大帳里幫著處理雜務,坐在長案后喝著茶,道:“相公,我看這韃子不怎么聰明,未必能領悟到相公的深意。只怕過兩天大戰,他還會被我們俘虜。”

    高一典等幾個年輕的參謀好的聽著這個話題。感情放走這個“罪魁禍首”,并非只是傳話那么簡單。

    張昭揉著手腕,笑道:“那等到時候打小王子,我再想個理由。”

    高一典幾人恍然大悟。

    誰敢收留滅里,大明都能以此為出兵的借口。

    當然,這也不那么重要。只是隨手一步棋。因為,問罪的話,拿朵顏衛里的一個部落去獻給天子,這是降低大明天子的格調。最少是要三衛首領的腦袋。

    張昭道:“朵顏三衛派使者來,談條件是假的,怕是有拖延時間的意思。我們也在等啊!小泰,派信使向后方催一催,火炮到哪里了?給吳臣發信,讓他小心戒備。”

    “是,少爺。”

    …

    …

    滅里當天下午就回到朵顏城,將消息帶回去。

    張昭連“談判”的表面功夫都懶得和朵顏三衛做,還說要明天大戰。這讓三衛中的貴族很不滿,調兵遣將,準備作戰。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