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其他小說 > 海賊之禍害 > 第四章 改善體質
    以尿遁成功脫身。

    來到廁所后,莫德立即將門反鎖。

    獵人筆記

    黑如墨玉,富有逼格的筆記本憑空出現。

    書脊處,鵝毛筆的黑色尾羽微微顫動著,似乎在等待著莫德的寵幸。

    當初開發能力的時候,莫德所構思出來的筆應當是一支黑色鋼筆,但那樣相應會提高開發難度。

    所以,為了減少其他部分的開發壓力,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具現出書寫難度更高,但外觀更簡潔的鵝毛筆。

    從書脊處抽出鵝毛筆,莫德毫不猶豫在第一條銀線處用中文寫下規規整整的體質二字。

    體質是他目前優先級別最高的需求。

    這點,完全不需要考慮。

    因為只有先改善體質,才有資本去謀求更多的東西。

    更別說,在海賊王的世界里,強橫的體質本就是強者立足的根本所在。

    而像四皇大媽夏洛特玲玲,以及百獸凱多那種變態體質,現在的莫德是想都不敢想的。

    寫下需求后,莫德翻開筆記本的第一頁。

    空白如雪。

    恍惚間,莫德在筆頁上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歪扭難看的筆跡。

    眼睛一眨,那些字跡驟然如虛影般消失不見。

    莫德微怔,低聲喃喃道“重新開始吧”

    現在的他,就好比是大號被洗,然后去新服建個小號重新開始。

    論優勢,還是實打實的。

    莫德執筆而動,在腦海中生成瓦特相貌的同時,飛快寫下了瓦特的相關資料。

    埃文瓦特

    善用刀

    這些資料是從桑妮那邊聽到的,簡單得發指。

    但是,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況且,以現在這具身體的強度,哪怕拿到的好處比較少,效果方面,估計也是立竿見影。

    像是完成了一件重要的大事,莫德多此一舉的緩緩合上獵人筆記。

    感謝埃文瓦特的奉獻。

    感謝將瓦特引過來的基德。

    莫德撤掉獵人筆記,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

    抬指輕輕壓了下額頭上染血的繃帶,疼痛感當即滋生。

    若是獵人筆記有用,完成狩獵后,傷口的愈合程度應該會有明顯變化。

    唯一感到遺憾的,就是瓦特并不是體術專精者。

    “準備完畢。”

    莫德拿起放在洗手臺上的小刀,走出廁所。

    店內,索爾和桑妮等候多時。

    但實際上也就幾分鐘的事。

    莫德手握小刀,來到昏迷的瓦特身前。

    在索爾和桑妮的注視下,莫德也沒磨嘰,屈膝一蹲,握著小刀用力捅進瓦特的胸膛,直指要害心臟。

    噗

    鮮血濺了莫德一手。

    尷尬的是,小刀只進去了一半,甚至差點脫手。

    索爾眉頭一挑。

    桑妮眼簾低垂。

    丫的。

    莫德暗罵一聲。

    但想到這世界的體質水平,也就釋然了,況且他現在的身體很是乏力。

    沒有半點拖沓,莫德抽出小刀,然后補上幾刀,這才讓瓦特在昏迷中迅速死去。

    整個過程到結束,就跟殺雞一樣。

    畢竟這種事情,莫德本來就沒少做過。

    在前世獵人筆記上的狩獵成果中,可是寫了近千個的名字。

    其中,多數都是他在行刑機構中混了一個職業,然后以便利手段,去親手處決那些被判了死刑的罪犯。

    那些好處,可謂手到擒來。

    而在海賊王世界里,莫德能想到的地方就是推進城了。

    只是,這世界的懲處機構似乎更人性化一點,哪怕被關入推進城的罪犯足以判上十幾次死刑,也只是關押起來就完事了。

    莫德松開刀柄,起身緩緩閉上眼睛。

    眼前的黑暗之中,獵人筆記靜靜懸浮著,邊緣處散發著光圈,如同全日食狀態下的太陽。

    那光圈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浸潤進筆記本里。

    旋即,黑色封皮上多出了一個微渺的白色星點。

    也在這時,光源消失,眼前復于黑暗。

    短短時間內,莫德蒼白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血色。

    他張開眼睛,只覺得額首處傳來輕微瘙癢感。

    同時,那種被大風一刮就會倒地不起的乏力感明顯減弱了很多。

    這幾種變化皆是來自于體質需求方面的隱性收益。

    至于諸如肌肉、硬度等顯性收益,單憑瓦特的等級和那少得可憐的準備資料,還不足以引起變化。

    但不管怎么樣,獵人筆記有用

    莫德眼眸生光。

    索爾和桑妮旁觀完莫德殺掉瓦特的過程,以及結束之后激動得血色上涌的反應,倒不覺得有什么。

    畢竟在他們看來,商人最痛恨的往往都是那些劫掠無度的海賊。

    更別說,莫德落得這般田地都是拜海賊所賜。

    此時拿瓦特泄恨,從而疏通一下心緒,也是正常的。

    不過,索爾可不希望店里未來的二號苦力會走進一個極端里。

    他來到尸體邊上,拔起小刀,用尸體的衣物擦拭掉血跡。

    “瞧你激動的,我是讓你告別過去,可不想看到你鉆進牛角尖里出不來”

    “明白。”

    莫德低頭應道。

    對于索爾所說的話,他知根知底,也不可能主動解釋什么。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老老實實抱上索爾這根大腿,之后盡快融進這個人命隨時都會變成廉價之物的瘋帽鎮。

    索爾瞥了眼莫德沾滿鮮血的右手,道“去洗下手。”

    說完看向桑妮,道“小妮妮,去喊亞瑟過來收尸。”

    “好。”

    桑妮領命離開。

    莫德則去廁所,打開水龍頭,搓洗著手上的鮮血。

    洗干凈之后,莫德擦干雙手,看向鏡子里的自己。

    抬手又壓了一下傷口。

    幾分鐘前會痛,現在則不會了。

    成效可謂喜人,側面而言,也是因為這具身體太弱。

    也不知得完成多少次狩獵,才能達到媲美路飛自愈力的程度。

    “呼”

    莫德輕輕吐出一口氣,身體和精神同時放松下來。

    順利完成第一次狩獵,這讓他稍稍有了些底氣。

    只是,現況仍是舉步維艱,而第二個狩獵目標更是遙遙無期。

    “瘋帽鎮”

    “雖然危險,但退一步來講,也算是絕佳的狩獵場所。”

    “慢慢來吧。”

    莫德捧起冷水拍了下臉龐。

    抹掉水跡,莫德走出廁所。

    回去時,店里多了一個身材健壯的外人。

    那人身穿一套類似工程服的服飾,左手臂上系著一條書寫著死字的黑色條巾,臉上佩戴著一張只露出眼睛和半邊嘴巴的白色面具。

    莫德心想著此人應該就是桑妮去喊來收尸的亞瑟了。

    亞瑟原本在打量尸體,聽到莫德的腳步聲,抬頭看去,頓時有些驚訝。

    “哦,竟然醒過來了啊。”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