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都市小說 > 天才女婿 > 第十章 記得把盤子吃了!
    一句話,頓時讓得一臉期望的張雪蓉心情低到了谷底。

    “哼,我就說嘛,一個窩囊廢怎么可能會和張處長認識。”

    張雪玲冷笑了一聲,剛才張處長對蕭皇的熱情,可讓她有些難受,她生怕蕭皇和張處長很熟,讓他們家反丟了臉面。

    “媽,你也不看看他是什么人

    就憑他夠資格和張處長那樣的人熟絡嗎

    還是我們家趙羽好,連張處長都給他面子,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晉升科長了。”

    杜瑩對蕭皇很不屑,同時也高傲的看著夏初雪,當初趙羽追求夏初雪她是知道的。

    張雪蓉的臉色很難看,她心里有些堵得慌,這混蛋剛才難道就不知道撒個謊嗎

    “初雪,蕭皇真的和張處長不熟”

    張雪蓉不死心的問了一句。

    夏初雪冷漠的點了點頭,蕭皇和張處長最多就是算見過面,而且還是很不愉快那種,和熟悉根本沾不上邊。

    “呵呵,看來剛才張處長是認錯人了。”

    趙羽松了一口氣,笑呵呵的坐了下來,他還真怕蕭皇和張處長認識,那樣他丟臉就丟大了。

    “他沒認錯人,我是姓蕭啊”

    蕭皇無辜的聳了聳肩。

    “哼,這世上姓蕭的多了去了,蕭皇,別以為張處長認錯了人,你就感覺自己很牛了”

    趙羽冷聲說道。

    “就是,有我們家趙羽在,你覺得這牛你能吹起來嗎”

    張雪玲冷笑道。

    “我是和張處長不熟”蕭皇再次強調了這一點。

    “這還差不多。”

    趙羽鄙視了蕭皇一眼。

    “可是,我和他們的局長比較熟。”

    蕭皇接著說了一句。

    噗一句話,頓時讓得趙羽剛剛喝進去的茶水頓時噴了出來。

    杜瑩用白癡一樣的目光看著蕭皇,張雪玲笑的有些接不上氣;“雪蓉,沒想到你家這女婿還是一個吹牛大王啊,連張處長都不熟,居然還敢說認識他們局長,我看你家這女婿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這吹牛的本事還真沒幾個人能比得上。”

    “蕭皇,你瞎說什么,不會說話就閉嘴。”

    張雪蓉一臉難看,剛才不吹牛,現在吹牛有什么用啊。

    夏山海也是不悅的看了蕭皇一眼,他最不喜歡的就是那些說大話的人。

    “可是,我沒有瞎說啊,不信你問初雪。”

    蕭皇聳了聳肩。

    張雪蓉疑惑的看向夏初雪。

    “我不清楚。”

    夏初雪冷冷的回了四個字,其實她是真的不知道蕭皇是不是和錢局熟悉。

    “哈哈哈哈,蕭皇同學,別吹牛了,如果你要是認識錢局,我趙羽今天就把這盤子給生吃了。”

    趙羽哈哈大笑。

    “是誰在提我啊”

    暮然,一道充滿著威嚴的聲音從趙羽的身后傳來,引得大家都朝著趙羽的身后看了過去。

    只見剛才的張處長去而復返,而且跟著他一起來的還有一個面相帶著幾分威嚴的男子。

    “錢錢局,你怎么來了”

    趙羽一愣,旋即欣喜了起來,這可是他抱粗大腿的好機會;“張處長,錢局也在我應該過去敬酒的,怎敢勞煩你們親自過來。”

    張雪玲一家人一臉熱切的站起身來,準備去迎接錢局。

    聞言,張處長有些不明所以;“誰說我們是來找你的

    哪涼快哪呆著去。”

    趙羽臉色一僵,張雪玲一家人也是一愣,錢局不來找他們找誰啊

    不過在他們的注視下,只見錢局已經快步的朝著蕭皇走了過去,在蕭皇站起來后,他一臉急切的握著蕭皇的手,激動的說道;“蕭先生,前天在醫院你怎么走了,害我一頓好找,沒想到在這里遇見你了。”

    見到這一幕,趙羽頓時石化了。

    張雪玲和杜瑩母女兩的臉色猶如吃了屎一樣難看,張雪蓉家的窩囊廢女婿,竟然真的認識錢局,而且看樣子和錢局很熟悉。

    這怎么可能

    他不是一個廢物,一個靠女人養活的窩囊廢嗎

    他怎么可能和錢局這樣的大人物認識

    張雪蓉心中此時很震驚,同時也欣喜不已,蕭皇真的和錢局認識,沒有騙她,可是自家這個女婿什么時候和錢局認識的

    不過這一切現在都不重要了,張雪蓉只覺得被一股巨大的幸福給包圍,連頭都抬高了許多,臉上隱隱帶著自豪,你們家女婿不就是進入了工商局做了一個小職員嗎

    我家女婿直接和你們局長攀上關系了。

    此刻連夏山海都忍不住側目,難道自家這個女婿開竅了

    “錢局,不好意思,當時走得急,令愛現在應該已經出院了吧”

    蕭皇握著錢局的手笑道。

    錢局激動的說道;“今天剛出院,若不是蕭先生你妙手回春,我錢愛民可就真的走投無路了。”

    “區區小事而已,我們也有責任。”

    蕭皇笑了笑,介紹道;“錢局,這兩位是我岳父、岳母,這位是我妻子。”

    錢局見此,頓時和夏山海、張雪蓉握了握手;“這位老大哥、大姐,你們可真是找了一個好女婿啊,我錢愛民要是有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兒,非得讓她把你們的女婿搶過來不可,丫頭,我這樣說你可別生氣啊”

    說完錢局又笑著看了夏初雪一眼。

    這話,讓得夏初雪很無語,難道她真的撿到寶了

    可是她自己怎么覺得就是塊廢料

    張雪蓉有些受寵若驚,倒是夏山海很沉穩,笑道;“錢局過獎了,蕭皇這孩子以后還得讓你多多照顧才是。”

    “老大哥你說錯了,該是我讓蕭先生多照顧才是。”

    說完,錢局看著蕭皇說道;“蕭先生,不知道你現在有沒有時間過去我那邊坐坐

    正好有幾個朋友聽了蕭先生你的大名,想要跟你認識一下。”

    聞言,葉寒看了自己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一眼。

    張雪蓉很受用,說道;“你這孩子看我們做什么,錢局讓你去你就去吧,記得少喝點酒。”

    “好的,媽。”

    蕭皇正準備走,他徒然看了趙羽一眼;“趙羽同學,記得把盤子吃了。”

    說完蕭皇就走。

    看著蕭皇跟隨錢局離去,張雪玲一家依舊還處于石化中,這一次,他們可算是徹底被啪啪打臉了,而且打的很響。

    至于趙羽,他身上都在冒冷汗了,因為他怕了,憑蕭皇和錢局的關系,只要說一句他不好的話,明天他就得卷鋪蓋走人。

    現在蕭皇別說讓他吃盤子,就是吃屎他都會毫不猶豫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