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修真小說 > 江湖軼事收集系統 > 第三十六章 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既然李濤已經在心里打定了主意,要把書館改成酒樓,自然也就沒有再去賬房找人,而是直接就去了梅游謙的家里。

    這邊王振龍出離了李元的院子,那邊李濤先去了趟書館,喊上了昨天那個伙計,剛剛帶著他趕到梅游謙家里,正趕上梅家兩口子準備午飯。

    梅游謙看見李濤來,也沒有想到他這么快就又來了,感到特別的驚喜,說什么都要拉著李濤一起用午飯。

    雖然今天梅家的午飯只是梅心妍上街隨便買的鹵菜,再配上兩個素菜小炒和昨天沒喝完的剩酒,但這對于他們兩口子來說,已經是非常豐盛了。

    李濤雖然想說自己吃過了,但是見梅游謙堅持,也不好拒絕,加上在家里本來就只是隨便吃了幾口,還是笑著接過梅心妍遞過來的一副碗筷,坐上了正對著門的上座。

    席間,梅游謙對李濤是千恩萬謝,不停的向李濤敬酒,不過都被擋了下來,李濤哪里敢喝酒,這個時候喝上兩杯,再醒來的時候,恐怕天都黑了。

    李濤見梅游謙喝的差不多了,有點微醺的時候,才將自己已經選好了鋪面的事告訴他,聽得梅游謙舉著酒杯的手都是一停。

    他怎么也沒想到,這昨天才說的事,今天竟然就有著落了,這李家大少爺對自己的事也太上心了,驚訝過后,鼻頭不由得發酸,眼中熱淚盈眶,梗咽著想說什么。

    李濤將口中的鹵肉咽下,晃了晃筷子,示意他打住,對著梅游謙解釋說自己幫他,是因為被他的故事打動了,想交他一個朋友,要是再這樣,那可就是見外了。

    睜眼說瞎話,李濤說了這話,自己都有點臉紅。

    自己那是因為被他的故事打動了才幫他開酒樓的么,自己明明就是饞他的善惡值。

    不過這一切,梅游謙哪里會知道,當下感動的是稀里嘩啦,一抹臉上的淚水,也不再喝酒,埋著頭,兩三下就將碗里的飯菜給塞進了嘴里,然后就跟著李濤站起身來,一同離開了。

    梅心妍一邊收拾著桌上的碗筷,一邊看著李濤和梅游謙的背影,總感覺這事兒有哪里不太對,但也想不明白,畢竟自己兩人身無長物,家徒四壁,慘得就算是賊進來了,都要哭著留下幾文錢再走,而且這堂堂的李家大少爺,真會因為自己丈夫講了個他殺人潛逃的故事,就打動了正確流程來說,不是應該把梅游謙送到官府去么。

    這件事處處透露著詭異,里面肯定有其他的原因,自己和梅游謙這人不同,一向小心謹慎,這件事還是先走一步看一步,等察覺到問題,再告訴他也不遲。

    在書館伙計的帶領下,兩人很快就到了書館。

    李文青見李大少爺進來,連忙站起身來,將李濤請到自己暖好的凳子上坐著,又殷勤的端上早就備好的熱茶,然后規規矩矩的站在一旁。

    李濤見李文青的動作,很是滿意,覺得這人很上道嘛,什么都準備好了。

    坐在放著軟墊的椅子上,伸手接過茶碗,先用手指輕觸了一下杯壁,感覺溫度正合適,再輕輕抿了一口,才微笑著點點頭,不錯,茶香淡雅,回甘舒適,就算自己對喝茶沒有什么研究,也能喝的出來,這是好茶,而且泡茶人的茶藝精湛,算是有心了。

    放下茶杯,李濤臉沖著李文青,沒頭沒尾的問了一句“文青,你想不想換個工作呀!

    李文青一直在用眼角余光瞄著李濤的表情動作,在心里揣測李濤下一步要做什么,自己又需要提前做什么,李濤這一句話說完,雖然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他還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頓時心中一喜,這是要給自己安排到其他地方了啊。

    自從當年李文青在李家外部產業經營分配會上抓鬮抓到這個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破書館時開始,他就絕望了,沒日沒夜的苦學各種討好上級的技巧,就希望自己能盡快調離這個每年家族內部考核時,評分墊底萬年的破地方,現在終于得償所愿,居然還讓他產生了一種不真實的錯覺。

    “咳咳,文青吶,你不說話,看來對這里感情很深,舍不得咯!崩顫7轮笆雷约簭碾娨暽峡吹,那種老領導特有的語氣對走神的李文青說道。

    “啊”李文青聽見李濤說的話,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忙不迭的揮手說道,“屬下沒有舍不得,完全沒有,只是在擔心自己扛不起公子交代的重任!

    “這你不用擔心,少爺我肯定會給你安排個輕松的好差事!

    “那,屬下能先問下,是安排屬下去哪里么”

    “嗯,告訴你也無妨,本少準備安排你去當一家酒樓的二掌柜!

    “酒樓什么酒樓!崩钗那嗦犚娎顫瓉硎前才抛约喝ゾ茦,心里有點小失望的同時,也有點疑惑,要知道李家雖然在李家莊的各行各業都有自家所經營的產業,但是唯獨這酒樓餐館,是沒有涉及的,這是要自己去哪里當二掌柜

    難道,李家終于要下手了

    沒想到李少這么信任自己,將自己派為李家進入這一行業的先鋒,不管這事兒能不能成,自己都要盡力而為。

    李文青在這里胡思亂想,另一邊,李濤和梅游謙交換了一個眼神。

    “這酒樓,你準備叫什么名字”對于李文青提出的問題,李濤也有點疑惑,湊在梅游謙的耳邊,低聲的向他問道。

    “呃,這個,這個,太倉促了,我還沒想好!泵酚沃t扣扣腦袋,有些尷尬的笑著說道。

    “說的也是,名字什么的先不急,后面本少給你想一個!崩顫c點頭,昨天才說要開酒館,今天就要取個名字,確實有點難為人。

    “哎呀,這怎么使得!泵酚沃t做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說道。

    “哈哈哈,無妨無妨,這件事交給本少就行,保證給你取一個霸氣的名字!崩顫龜[出一副自信滿滿樣子說道,就差把自己的胸脯拍得梆梆響了。

    “那小人就先謝過少爺了!泵酚沃t雖然隱隱感覺到有點不妙,但還是恭維著說道。

    兩人的聲音越來越大,終于,成功的將走神的李文青給拉了回來。

    李文青剛回過神來時,還有點后悔,自己怎么能在這個時候走神,要是惹得李少不喜,自己剛剛才看見點影子的前程可就全完了,實在是太不謹慎了。

    雖然心中有點疑惑,但是見李濤和自己昨天才從伙計哪里知道的,一個叫梅游謙的落魄書生相談甚歡,也不敢打擾,只得默默的站在一邊候著。

    但是不知是習慣還是怎么的,他的耳朵開始不由自主的仔細傾聽著二人間的對話,大腦也開始主動的分析。

    本來,李文青在察覺到自己這個行為不太妥當之后,是準備后退幾步,去重新泡杯熱茶,轉移一下注意力的,但是他還沒來得及后退,就敏銳的察覺到梅游謙說的話,好像有些不對,而且是越聽,越感覺不對。

    李文青的臉一下子就垮下來了,心說,這人哪來的,不是說他是個落魄書生么,這溜須拍馬的功力,怎么感覺還在自己之上啊,眼看自己就要勝利了,怎么忽然就冒出這么個勁敵。

    對于李濤來說,社交這種東西,他是真的不太擅長。前世的他就是一個家里蹲,每天就靠著在網上和沙雕網友們聊天吹水混日子,正經話都不會說兩句,穿越過來之后,又天天宅在家里,當自閉兒童,哪里比得過“傳銷”出身的梅游謙。

    剛開始的時候,還能和梅游謙商務互吹幾句,等肚子里那點墨水一倒干凈,就只有默默地閉上嘴,聽一旁梅游謙用各種話術“舔”自己,“舔”的他飄飄欲仙,直到梅游謙的話越來越過分,聽的他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的時候,他才猛然想起,好像自己來是干正事的。

    “咳咳”李濤重重的咳嗽了兩聲,打斷了了梅游謙正要繼續說的話,手在身側微微的擺了兩下,示意他可以停下來了,干正事了。

    梅游謙收到信號,將自己都要說出口的話給吞回肚子里,才想起抬頭看未來自己手下的二掌柜一眼,然后他就發現那人也在看著自己,而且臉色非常難看,眼神中殺氣凌然,就和見到了生死仇敵一樣。

    這要是擱平時,梅游謙見有人這么盯著他,馬上就得慫。

    不過今時不同往日,他知道自己一定是酒樓的大掌柜,而眼前這人不過是二掌柜,地位都不一樣,也就沒什么好怕的,直接瞪了回去。

    “咳咳,文青啊,這個酒樓的名字,暫時還沒想好,不過吶,地方已經選好了!崩顫妰扇撕鋈痪烷_始針鋒相對,也感覺有點莫名其妙,連忙轉移了話題。

    李濤說到這里,停了一下,待的兩人都轉過視線來看他時,才伸出右手食指,指著腳下,繼續說,“酒樓的地址就選在這里!

    “嗯”

    “嗯”

    第一個嗯,是梅游謙發出的,從到了這里后,他就一直想,不是帶自己出門去看酒樓的選址么,怎么呆在書館里就不走了。

    直到李濤這一刻說出來,他才反應過來,原來酒樓的鋪面就是這家書館啊,頓時恍然大悟,發出了疑惑中帶有驚訝的聲音。

    第二個嗯,是李文青發出的,從李濤進來帶走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