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玄幻小說 > 我該吃藥了 > 第25章 蘇家震動
    “怎么沒有動靜了”

    閣樓一層,蘇雷的幾個侍女本是在豎著耳朵聽樓上的動靜,眼見半天沒有聲音傳出,其中一位侍女不禁問道。

    “那個女的可能已經認命,不再反抗了吧”

    另外一名侍女,笑道。

    “可那女的看起來很剛烈嗯,你們聞到一股煙味沒”先前的侍女,正說著忽然鼻子嗅了下,疑惑道。

    幾名侍女臉色微微一變“不好,樓上怎么著火了”

    “砰”

    就在她們不知發生什么時,忽然有一道黑影從樓上窗口拋出,重重墜落在地上。

    眾女對視一眼,以為那女子跳樓身亡了,因為以前也發生過。

    可當然幾個侍女走出門,看到墜樓之人,卻是都目瞪口呆。

    只見,那是一個渾身皮膚漆黑,胯間有血的年輕男子。

    “公子”幾個侍女頭皮發麻,嚇得呆矗在那里。

    她們滿眼恐懼的望著地上口冒血沫,七竅流血的蘇雷,都是不知所措,心底升寒。

    唰唰唰

    三位黑衣人閃來,當見到模樣凄慘之極的蘇雷,也是臉色巨變。

    閣樓上已經燃起大火,但所有人哪有心關注。

    “是誰害了雷少”

    “那對夫妻都只是普通人,沒有能力。我們一直守著四周,卻并沒有看到有人潛入”

    “快去給蘇老爺報信”

    半個時辰后。

    整個蘇家都震動,慌亂了

    蘇家族堂內。

    蘇雷面龐漆黑地躺在擔架上,渾身顫抖,臉龐痛苦的扭曲著。

    此刻,在族堂內正有著大量的蘇家高層,氣氛沉重之極。

    都是凝重的看著一位白發老者,為蘇雷行針、把脈。

    片刻后,白發老者將手從蘇雷的脈腕上撤下,睜開雙目,一雙眼睛中現出震驚,不可置信之色。

    “好厲害的毒好霸道的毒”白發老者迅速將蘇雷身上的銀針一一拔下,但讓他眼瞳劇縮的是,所有銀針的沒過血肉部分都已是呈現黑色。

    “關老,我兒的傷勢”一個中年人開口問道。

    此人身著一襲青色的長袍,方臉,眉毛很濃,鼻梁高挺,眼神銳利,頭發梳得一絲不茍,身材雖不高,卻給人一種上位者獨有的威勢,令人不敢直視。

    他正是蘇家三長老,蘇無海

    而被蘇無海稱作關老的白發老者,赫然正是與蘇宇有一面之緣的月寶閣那位鑒定大師。

    “身上的傷勢還好說,但”關老話語一頓,微微搖頭,凝重道“其毒,老朽真的無能為力這種毒老朽從未見過”

    一個中年美婦聞言身子一晃,差點沒栽倒,下一時,她撲到蘇雷身前,哭著滿臉心疼的道“是誰到底是誰如此狠毒,將我兒害成這樣”

    蘇無海咬牙道“關老,你是黑水城最好的鑒定師,難道,就連你也判斷不出我兒種的何種毒嗎我蘇無海向你保證,只要你能醫好我兒,我”

    關老搖了搖頭,打斷道“蘇長老,你兒子的外傷雖重,但以我們月寶閣的丹藥足以醫治,可其身上的毒,老朽也是首見啊雖然這種毒并不見得多么高級,但煉制此毒的人,卻明顯是一位大家

    他是將數十種獸毒完美的煉制到一起,我如果冒然解除其中一兩種毒,便會引動其他的毒性重生排列,會加速毒力的爆發”

    “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一位相貌英朗的白衣男子,開口問道。

    雖然他的話音不大,但卻沒人敢忽視,因為他赫然是蘇家的族長,蘇天白。

    關老微一默,道“以老朽的醫道確實無法醫治,不過按照我的推算,此毒會到百天時爆發,若是能請動四大宗門的丹師出手,未必不能解!

    關老說完,告辭離去,臨走時又補充一句“蘇少爺的毒還是盡早醫治,因為每一息,他都在被劇毒折磨,若是過了二十日后,就算再解了毒,其也會被劇毒傷了腦,一生神志不清”

    族堂內,一干蘇家高層面面向覦。

    蘇無?粗p腿間血肉模糊的兒子,兩手緊緊握拳的低吼“快去給小姐傳訊,告訴她,她的弟弟被害了”

    “三長老,你也別太傷心了,以珍兒在那位大人身邊的分量,她一定能請動大丹師的!碧K家刑罰長老嘆了一口氣后,道。

    蘇無海目光冰冷之極,看向站在一旁發抖的幾個蘇雷侍女,沉聲道“我兒是如何遇害的,你們一五一十的說清楚”

    “是,是公子今夜與一對夫妻”幾個侍女嚇得聲音都發抖,她們不敢隱瞞一五一十的說道。

    聽到她們的敘述,蘇家高層再次對視起來,沒想到外表光鮮的蘇雷竟是喜歡虐待人妻

    可那夫妻只是凡俗之人,根本不可能害到蘇雷。

    “這段時間雷兒可得罪什么人”蘇無海深吸口氣后,無視其他高層的怪異目光,再次冷冷問道。

    幾侍女微愣,隨即想到什么,都急忙搶著道“是蘇宇雷少只與他有仇怨,具體原由是因蘇宇無故打傷了翠珠”

    “是無故打傷么,可我怎么聽說是因為要搶走蘇宇娘親留給他的”蘇聆雨皺眉,道。

    “雨兒不得多言”蘇家族長沉聲,隨即看向幾侍女,輕哼一聲,頓時幾個侍女如遭雷擊,癱軟在地。

    “我們是要找兇手,你們不得有任何隱瞞,免得錯判了人。再敢有一句假話,我立即滅了你們!碧K家族長道。

    “是,是”幾個侍女跪在地上,不敢再耍心機,不斷敘述起來。

    “閉嘴”聽了片刻后,蘇無海揮手之間,一道劍光閃過,幾個侍女的頭飛了起來,尸首異處。

    “我兒怎是那樣的人,定是你們幾個蠱惑的!碧K無海臉陰沉的可怕。

    他看向蘇家族長,道“定是那蘇宇無疑了,我以前還真是小看了他,族長,你說接下來該怎么辦”

    “這個很麻煩。再怎么說,此事都是因雷兒這孩子先搶奪蘇宇物品引起的,另外,他還修煉了邪術”蘇家家主眉頭皺了一皺,緩緩的說道。

    “我不管雷兒做過什么錯事,他還只是個孩子,那蘇宇竟將他害成這樣,我一定要讓那賊子生不如死”中年美婦回頭厲聲吼道。

    “無海,你一定將那個蘇宇給我抓回來,不僅是他,還有他那個妻子,蘇宇修為大進一定是因為慕家幫助,我要讓慕家萬劫不復,我要讓慕傾月那個生不如死,將她賣到青樓,讓她日日夜夜”

    中年美婦無比怨毒,她的兒子中毒之前明顯身受痛苦折磨,連子孫根都給斷了,身為母親的她,要讓參與此事的人都付出代價。

    “夠了,還不是因為你太過寵慣他了”蘇無海喝斥,有些事情暗地里做就可以了,他在家族高層中還要保持臉面的。

    “這個,慕家只是個凡俗家氏,動他們會掉了我們蘇家的名聲的”

    “是啊,還請三思,慕家與我們蘇族也有些淵源!

    幾個蘇家高層,開口求情。

    “哼,你們說的可輕巧啊,還不是被害的不是你們兒子么”蘇無海冷哼一聲,強大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整個大堂內的桌椅都震動起來。

    那些出言相勸的人,只覺一股玄道氣息壓頂,他們臉色一白,不敢再言語。

    蘇無?聪蛱K天白,道“我不需要家族派人捉拿蘇宇,但還請族長莫要干涉我對那小賊子的抓捕,另外,還請將家族鎮族之獸三鼻獵魔犬放出一用”

    與此同時,黑水城十幾里外的岔路口,蘇宇看著面前夫妻二人,道“兩位,我們就此別過吧”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 股票分析图 广东快乐十分一定牛 手机版时时彩分析软件 东方6+1官网 内蒙古11选5开奖规则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经营 河南快三综合走势图1 福建快3推荐号码 辽宁11选5手机版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