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玄幻小說 > 我該吃藥了 > 第39章 瞬閃與活活氣死
    嘩嘩

    龐大的氣血之力從三老的身上涌出,身上都似罩上了一層血色的光模,速度漸漸大增起來。

    燃燒精血

    三老見到后方不斷蔓延而來的黑暗,驚恐中赫然是施展了某種燃燒精血的秘法。

    精血,是修玄者之生命本源,修為越高深,精血越雄厚、精純。

    精血損耗是無法逆轉的,每損耗一滴精血都對修玄者自身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可此刻,三老面對后方蔓延吞沒而來的漫天黑暗,根本無法顧忌精血的損失。

    蘇宇也看到前方的那座大殿。

    不由驚嘆

    巍峨的大殿散發著淡淡白光暈,龐大如山。

    其大小難以用人類的眼光來衡量,簡直就是神跡

    而在宮殿的墻壁上,雕刻著各種奇異的妖獸,栩栩如生,活靈活現,雪白蛟、山岳巨猿、紫電大鵬、金烏

    甚至,還有火鳳與應龍之影

    看著雪白蛟等幾個熟悉的妖獸在墻壁上的方位,蘇宇目光微動。

    “這幾頭妖獸的分布圖,竟與自己在現實中在這秘境內遇到的那幾頭妖獸分布很相似這是巧合,還是”

    蘇宇驚嘆,是誰能夠對極光凈土內的妖獸如此了如指掌,雕刻在上面。

    “此殿曾經的主人氣魄,僅僅從這墻壁上的妖獸圖案就可以看出,這顯然是把極光凈土當作了自家的妖物園”

    “不過這秘境內真的有鳳與龍”

    蘇宇并不認為這極光凈土內會有龍與鳳。

    之所以說大殿曾經的主人,是因為此殿已經落敗,大門都沒了,墻壁下長滿了高高的雜草,整個大殿一副死敗與落魄的景象,也不知存在多么久遠。

    “嗯”忽然,蘇宇感覺到了什么,回頭一看,不由臉色一沉。

    只見那三個老家伙竟速度大增,在他們奔跑間陣陣“嘩嘩”之聲隱隱響起,仿佛在他們體內有河流奔騰。

    那是氣血激蕩之音

    “這三個老家伙,明顯施展了某種激發精血之術!

    蘇宇可不會這等秘法。

    眼看就要到達光明圣殿,他溝通自己體內的一條晶瑩剔透的玄脈。

    正是新衍生的空間玄脈。

    現在,蘇宇體內已經有三條玄脈,分別是一條白色無屬性玄脈、一條青色的木系玄脈,與這條如水晶般剔透的空間玄脈。

    而在空間玄脈在蘇宇體內衍生出的那一刻,蘇宇便感悟到了一種玄奧的力量被自己掌握。

    這是一種非常奇特的力量空間法則之力

    在體內衍生出空間玄脈的一刻,蘇宇便覺得自己仿佛融入到了一片空間之中。

    “瞬閃”

    蘇宇心中輕喝,頓時周身空間十丈內出現了肉眼看不到的波紋。

    這種波紋,只有成為空間玄脈者的蘇宇,才能感覺到。

    他腳下一踏,身影模糊中,便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前方近十丈處。

    這是空間玄脈自帶的一種遁法本領,瞬閃。

    并不是瞬移。

    空間遁法,有著許多種,在感知自己空間玄脈時,蘇宇自然而然的便知道了。

    而他的瞬閃,只是最初層次,就是在一定范圍的空間領域中,瞬間進行空間領域內的跳躍。

    瞬移則又是一種層次,它不在拘泥一片空間領域中,能在與敵交手的瞬間,移動到目光或感知的所有范圍。

    蘇宇還無法進行瞬移層次。

    至于比瞬移厲害的是還有的,比如空間挪移。其不是自身在空間中移動,而是將一片空間轉移,比如你正上廁所時,蘇宇一個空間挪移,便將你與整個廁都挪移到了大街上。

    空間玄脈者果然不愧是極其稀有,他們的名種強大手段,難以琢磨

    煉塔天當真神跡莫測,煉制的丹藥,直接讓蘇宇成了一位空間玄脈者。

    雖然蘇宇現在的空間領域只是十丈,只能在十丈內瞬閃,但這已經算是他的招牌。

    “瞬閃”

    連續的兩次瞬閃,便再次拉開了他與三老的距離。

    不斷的瞬閃,蘇宇越發的熟練。

    不過,這種瞬閃也有弊端,便是有時間限制,每次瞬閃需要間隔三息的時間。

    因為,他每次打開釋放與關閉空間領域的時間,正是三息。

    還有,不能超出空間領域,否則一但不慎跳出自己的空間領域,蘇宇便可能被領域外的空間撕碎身體。

    之前第二次瞬閃時,他差點跳躍出自己的領域,當時就瞬間感覺到了無形的空間割線。

    還好,他最終沒有跳出,只是到了領域的邊限,但也讓他臉色一白。

    “混賬該死的螻蟻,讓我們抓到你,必定讓你生不如死”

    見眼前方少年再次施展神奇身法拉開距離,讓得后方的三老再次又驚又怒。

    “此子很詭異”火紅長袍老者,沉聲道“莫非他是禪魔教雪藏的一位天驕弟子,這次是特意來救夜瑤的”

    紫袍老翁點點頭,也是滿臉陰沉“很有可能,每個宗門都會雪藏幾名天才,暗中培養,或許他就是禪魔教雪藏的幾名天驕之一”

    此時,灰袍郭姓老嫗不再言語,她眼神閃爍。身為一名女修,年入花甲的她,此刻,已是明顯感覺到自己的氣血不足,已經落于三人之后。

    回頭看了一眼后方不斷接近的黑暗,她頭皮發麻,心神恐懼,只見漫天的黑暗像是從天而降的墨汁,如滔滔洪流般灌來

    她好似從那漫天黑暗中,看到了一雙雙無情的巨大眼睛

    “老友,對不住了”郭姓老嫗看著身前的火紅長袍老者,道。

    火紅長袍老者一怔,心中升起不好之感,但根本不給他反應時間,一只干枯手掌便搭在了他肩上,猛地借力,一道身影從他身旁閃過向著前方迅速竄出。

    正是灰袍老嫗,她借助火紅長袍老者,身形直接身前竄出十丈

    “啊老賤人,你不得好死”火紅長袍老者被老嫗一拽借力,身形一下向后跌飛,被侵襲而來的黑暗追上、吞沒,只留下一道凄厲無比的慘叫,就徹底消失不見。

    “老友,你為我而死,我無比感激,明年的今日,我會祭奠你的!惫蠇炾幊琳f道。

    “她好陰險同伴都害”半空中小貍目睹了這一切,目露不可思議。

    “嗯!碧K宇點點頭,又總結到經驗絕不能輕易將自己的后背交給他人。

    此時,一人一貓已經到了大殿近前,下一刻,蘇宇與小貍透過微微的白光,進入了大殿之內。

    柔和光線灑滿著整個大殿,百丈長寬的大殿地面全由柔潤的玉石鋪就。

    在大殿的四周聳立著十根石柱,其上雕刻有種種精美花紋。

    在蘇宇進入大殿的下一息,身后呼嘯大起,郭老嫗便沖了進來。

    而后不到一息,黑暗也淹沒了大殿門戶,但就在前一時,紫袍老翁也沖進了大殿。

    他慢了一絲,紫色長袍后擺被黑暗沾到,瞬間那武袍后擺化為灰塵

    “那黑暗之內到底有什么”紫袍老翁驚心不已。

    二老回頭看去,只見門戶外徹底被黑暗籠罩,黑暗之內嗚嗚的怪異之聲,讓人毛骨悚然,漸漸的他們看到黑暗之內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綠光點,猶如螢火。

    細看之下,二老臉色一白,那些哪是螢火,分明就是無數的綠光眼睛

    “這黑暗應該進不來!惫蠇炆钗丝跊鰵,隨即轉身,看向大殿另一角的蘇宇,陰冷道“小雜種,老身看你這次還往哪里逃”

    她目光陰冷之極,只見少年正將昏迷的夜瑤放到地上,不由輕哼“小雜種,竟然害我們跑了這么遠,將吳長老活活害死”

    蘇宇聞言,起身皺眉道“你修煉吐納的是糞氣還是尸氣嘴臭、人丑,心更毒你害死的他,居然懶到我頭上。真是無語了,你活成這樣,我真是見鬼了,你在這光明之殿咋就不灰飛煙滅呢”

    蘇宇被追了這么久,也是心有火氣。

    他轉頭,向身旁的小貍低聲問“這里確實禁止打斗吧!

    “嗯,阿宇放心,在光明之力下,出現殺念就會被懲罰的!毙∝傸c點頭。

    蘇宇心稍定,挺胸,向前大搖大擺的走上兩步,用鼻孔對望滿身尸氣,好似活死人的干瘦老嫗。

    “你”郭老嫗怒極,老臉扭曲,她最恨別人嘲笑她的面容,那些諷刺她相貌的都已經成了肥料。

    “老身要撕了你的嘴,活扒了你的皮我要將你跺成”

    “你先別動怒!碧K宇撇嘴道“你氣死了,又該怨我了。另外我好奇問一句,你長這樣,是不是你娘生娃時,把人了,將胎盤養大滴!

    小貍在一旁聽到蘇宇的話,小嘴微張,歪頭看著老嫗思考起來。

    “老身要弄死你”老嫗被氣得直接如一頭兇獸暴走了,頭發根根豎起,猛地沖出。

    蘇宇只覺兇風撲面,一驚之下,急忙后退。

    他與這老嫗修為差距巨大,就算被限制修為,但肉身之力也絕對碾壓他

    “小心有詐”紫袍老翁開口提醒,他感覺這少年跑來這大殿,應該不止是躲避黑暗那么簡單。

    小貍也急忙叫道“你們不能在這里廝殺,不然會受到懲罰的!

    “哼有什么詐只是裝腔作勢”老嫗怒喝,體內猶如響起奔雷之聲,身形飛躍而去,人在虛空,一掌劈下。

    “給我死過來”

    她盛怒一擊,劈掌之間,渾身氣血翻涌。

    明明只是平淡無奇的一掌,卻讓蘇宇避無可避,仿佛整個天空都是這一掌。

    蘇宇心驚,但他只是咬緊牙,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嗡就在此時,大殿四周的十根石柱猛然光芒大放,化出圣潔的白光席卷大殿。

    “啊”老嫗兩眼大瞪,一道白光之雷從上空降臨,劈在了她身上。

    她慘叫中,整個人被劈成了一道輕煙。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 上证指数十年曲线图 辽宁11选5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指数有什么作用 百度网盘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号码分布最近 时时乐开奖号码 河北11选五500期走势图 信誉时时彩平台推荐 青海快3开奖数据 资产配置的黄金三原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