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玄幻小說 > 我該吃藥了 > 第51章 路遇皇宮人
    兩日后,大玄國一條偏僻的道路上。

    一隊百多名灰衣甲士,護送著一輛馬車行進著。

    這些甲士皆是背槍配劍,身穿威武鎧甲,氣勢威猛。

    在隊伍前,有著一個大旗,旗上是一個鐵門的標志。

    這樣的隊伍,護送的馬車內之人,明顯身份極不簡單。

    而在馬車旁,一位灰袍老人正漫步而行,其樣子看似懶散,但微瞇的雙眼中,卻時不時地有一抹精光出現,撇向兩側的山林。

    “踏踏”前方傳來馬蹄之聲,只見一位灰甲士騎馬迎面而來。

    “報,前方十里處,發現一座荒棄廢廟,經查看,并未發現問題!

    來到隊伍前,灰甲騎士下馬匯報道。

    “好,就在那里過夜”身形魁梧的甲士隊長,下達命令。

    他手一揮,隊伍立即加快速度行進。

    “張伯,怎么了”

    隊伍中央,那車轎內,響起一位女子的疑問聲。

    “夫人,不必擔心,只是天色已黑,我們需要找地調整過夜了!瘪R車旁,灰袍老人低聲道。

    “哦!鞭I內女子微微沉默,隨即輕嘆道“張伯,這一路真是辛苦你們”

    “呵呵,能護送夫人與小主,乃是老奴榮幸,哪來的辛苦!崩先斯硪恍,道。

    半個時辰后,這群護送馬車的隊伍,便來到了山道一側的荒山破廟前。

    只是灰袍老人卻皺起眉,看向廟堂內的火光,沉聲道“怎么回事,里面有人”

    “回稟張公,我尋到此廟時,已經有位路人在這里了。不過,屬下已經檢查過,他只是一位文弱書生,大約是十五六歲而已!毕惹疤阶域T士,急忙上前稟告。

    大玄國南景皇帝雖然這兩年變得昏庸無道,但以前卻是很注重文道,很注重科舉。

    灰袍老人皺眉“事關夫人與小主安全,豈可大意,給那個文生點錢幣,將他打發走吧!

    “張伯不必了,已是深夜,這連綿荒山,那孩子若真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生,趕他離開怕是會害了他!

    卻在這時,轎中傳來那夫人話語,下一時,轎門打開,從其內當先走出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的老婦人。

    而在老婦人下車后,則有一位身著青色長裙,頭帶斗笠的女子牽著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走出。

    “好吧!被遗劾先宋⒁荒,便躬身稱是。

    下一刻,一群甲士便保護著頭戴斗笠看不清面容的青裙女子與那男童,步入廟內。

    當一眾人,進入廟堂后。

    只見大堂內左側,正燃著一堆篝火,在火堆旁,則坐著一個白袍少年。

    他面龐白皙,很是清秀,雙手捧著一本破舊書卷,借著火光喃喃地念叨著什么。

    “你的名字為何會夜宿此廟”灰袍老人打量了清秀少年一眼,冷沉問道。

    書生一愣,隨即微微一笑“哦,我叫莫語,家在黑水城,本是去清河鎮向我家表妹提親的,現在是返回途中!

    少年含笑說,笑容頗為陽光。

    被甲士們重重護著的青裙女子聞言,不由溫和笑道“小小年紀,就想著成婚了么,你的表妹可是同意了”

    這位夫人雖話語溫柔,但還是難掩一種久居上位者的氣勢,書生聽了她的話,一雙眼睛卡巴卡巴地眨了幾下,面露苦處起來。

    看得少年的樣子,斗笠女子以為他是被拒絕了,微微搖頭,對一旁張伯說道“他還只是個孩子,就留他在廟里過夜吧!

    張伯也沒有發現問題,他點了點頭道“繼續讀你的書吧!

    說著,又對那些甲士下令“生火煮飯,做好警戒”

    “是”

    圍著斗笠女子與小男孩的甲士們領命,紛紛行動起來。

    少年文生見此,則再次低頭,看起書來,一副很老實聽話的書呆樣子。

    “張伯,還有多久能到黑水城!倍菲n女子輕聲問了一句。

    “回稟夫人,后天午時應該能達到”張伯躬身道。

    片刻后,甲士們拿了獸皮桌椅等,又在廟堂中心架起了一堆火。

    而幾個丫鬟模樣的女子,熟練的切菜洗米,井然有序的景象,不禁讓那少年文生看得發呆。

    斗笠女子坐在獸皮上,見得少年的樣子,不禁微微一笑,道“你還沒有入食吧,她們手藝很好,等下你也嘗嘗!

    少年看了女子一眼,笑說“多謝夫人的好意,小生已自帶了干糧!

    話間,他從懷中拿出了一塊肉干,啃嚼起來。

    “哼,不識抬舉”斗笠女子一側的老婦人,冷冷一句,雖然聲音不大,但還是被少年聽到了。

    他眉梢微挑了下,但隨即便低頭看起書卷,如此,使得在場諸人都認為,少年是害怕老婦人,不敢頂撞。

    而那夫人身旁小男孩,則看著文生手中的肉干,咽了口口水,趴在女子耳邊偷偷說了些什么。

    斗笠女子微愣,隨即柔聲對小男孩搖頭道“你不可”

    轟

    但她話剛起,卻是異變突起,廟外猛地響起一道恐怖巨響。

    “不好敵襲”

    一聲大吼驚動夜空。

    “啊”隨之便聽得那吼聲的主人,發出凄厲之極的慘叫。

    “啊啊啊”下一時,慘叫就仿佛引起了連鎖反應般,接連不斷有人的慘叫響起。

    灰袍老者與老婦人都是臉色一變

    “呼啦”一下,大群灰甲士涌入廟堂內,手持各種刀劍,將斗苙女子與男童護在了中間,作出戒備陣勢。

    張伯在驚變出現的瞬間,更是猛地捏碎手中一枚紅色玉符,化為一個淡紅光圈,將夫人和小主都罩在其中。

    而他則是站在護罩外,兩眼瞇起的盯著廟門外的暗夜。

    慘叫之聲還在不斷的響起,但也就是數十息的時間,廟外便靜悄悄的無聲了。

    徹底的沉寂安靜,靜得可怕。

    廟中眾人,越發的緊張警惕起來。

    張伯臉色陰沉,忽然,他雙袖一抖,兩枚薄如羽翼的銀色小刀便在雙手中出現。

    他雙手一揮,“咻咻”兩柄飛刀,便如兩道銀色閃電般,一閃從廟頂洞穿而出。

    “骨碌碌!睆R蓋上響起一陣滾動之聲,隨即就見兩個黑衣蒙面的人尸體,從廟頂跌落摔在堂門前。

    “咻咻咻”之聲大起,張伯射殺兩個黑衣人,沒有停手,更是又發出三柄飛刀,向廟堂一側的墻壁激射而去。

    “啊,啊,啊”三柄飛刀擊穿墻壁,就聽得墻后響起了三聲慘叫,幾乎是同一時間發出。

    “不好,這老太監的武道內力已經到后天境,不要用兵器硬擋飛鏢!币坏荔@心的聲音忽地從廟堂另一側墻壁后傳來。

    張公公聞聲,哏哏冷笑一聲,揮手間,又一柄飛刀擊射出。

    噗便擊穿了那面墻壁

    但這次,卻沒有絲毫慘叫聲響起。

    “嗯”張公公臉色微變。

    “嘭”那一面墻壁,竟陡然倒塌下去,現出了墻壁外密密麻麻的黑衣人。

    足有兩百多位,黑壓壓的,一個個都蒙著面,拉弓持劍,殺氣洶洶。

    一見此幕,張公公臉色陰沉似水了,而斗苙女子,更是嬌軀微不可察地輕顫了下。

    張公公神色難看之極,猛地他感覺到什么,身形一轉,一雙老眼冷冷看向堂門口處。

    “嘿嘿”詭異的飄忽聲音響起,不知從哪傳出,極為滲入。

    門外,黑氣一卷,竟陡然出現一道模糊身影,渾身帶著淡淡邪惡黑氣,面貌不清,但兩上卻是泛著幽幽的綠芒。

    “早就聽聞東廠張公,武力高深,今日一見,果然不錯,嘿嘿”

    模糊身影笑聲鬼魅之極,身形猶如無骨,搖拽著,向著廟堂內走進。

    隨著他的逼近,虛空都仿佛溫度迅速下降起來。

    張公公看著對方,眼神驚疑不定,細細回想記憶,結果突然,他臉色猛地大變,失聲驚叫道“你是暗夜鬼黎”

    求收藏與推薦票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0628098.live
大彩彩票游戏 福建22选5号码走势图 北京快三下载 北京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 福建快3开奖结果多少钱 广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好运快3诀窍 金融理财产品都有哪些 福彩快乐十分推算技巧 正规理财平台跑路 秒速快三注册